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衍生

東堂盡八X卷島裕介為主

------

 

東堂及卷島結束半天的騎行,熟練地拆解各自的車體裝袋。補充完水分,撩起貼著後頸的頭髮用運動毛巾擦拭汗水,卷島歪頭看了眼天空。

 

「啊,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啊。」

 

順著坡道下降的山風也傳來失去陽光後的涼度。

 

「是啊,不趕快換衣服不行哪……頭髮擦得太慢了小卷!」已經換上純棉上衣及薄外套的東堂向卷島看去,才發現對方為了處理頭髮,到現在連汗濕的車服都還沒換下。

 

看著皺眉向自己走來的東堂,卷島嘴咬吸管想了0.5秒,直接開始處理衣服的問題,決定把頭髮的事情交給東堂;從盤起頭髮、解開心率計拍器、套上衣到重新墊覆新毛巾後再緩緩梳攏,一氣呵成。

 

「以後是不是該帶個隨身用的吹風機呢。」東堂道。

「太累贅了咻。」卷島聽他隨口玩笑,打槍著說。

 

進入較為繁榮的商業區,兩人不疾不徐步行前往車站,路程中幾乎由東堂主導話題以及突發的行程。他們進便利商店晃一圈買了熱飲暖手及補充熱量、跨入運動用品店評比各品牌新推出的材質,路過兩排林立的簡餐店,東堂指著卷島偏好的洋食館轉頭提議,霓虹與招牌的燈光在他的瞳孔以及髮箍表面反著光。

 

「吶、小卷,不如我們吃個飯再回去吧!」

卷島承接他的期待以及通紅的雙頰,最終還是確認了天色與手機螢幕道:「不了咻,你還要搭車趕回箱根,我們趕快到車站……下班車要到了咻。」

 

「真的耶,小卷快跑吧!」東堂聞言也翻開手機,煞有其事地驚呼,二話不說用空著的手抓著卷島一路往前跑,儘管對方在後頭「喂、喂!不用這麼著急啊!喂東堂!」喊地抗議也未曾停下腳步,反而覺得有趣,哇哈哈地大笑。

 

「這麼一小段路,別浪費了爬坡的肌肉哪小卷!」

「那是兩回事咻!」

 

他們穿過了人群及重重的台階,同樣的速度使邁出的步伐漸趨一致,兩人抵達月台後大口大口喘著氣,衝刺的快意讓兩人的嘴角都不自覺帶著微笑。

 

不遠處的隆隆聲響沿著軌道與讀秒漸漸接近,緊接著是風,列車已然進站。廂門自動開啟時,透出車廂暖黃的光,將這裡當成終點的乘客們循序魚貫而出……

 

卷島思忖著該向東堂說聲再見,想舉起時,察覺還被對方握在手心裡。

月台上等候的人們陸續舉步進入列車返家,手的主人卻仍紋風不動。

 

「喂、東堂。」

 

東堂略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聽聞卷島的叫喚,手臂肌肉反射性抽動,五指瞬間收緊。

 

「小卷、小卷……」

 

卷島任由他固執地握著、站著、喚著,目送原本與他們一樣在月台等待的歸人,直到列車即將行駛的催促聲與鳴笛響起、駛遠,空間回復寂靜。他抓了抓臉頰,最後嘆一口氣,重新提起放置於腳邊的車袋,像牽小孩似的將鬧脾氣的東堂牽到不遠處有遮蔽的座位。

 

東堂抬起眼,正對上卷島回首的表情,下垂的眼尾與嘴角上揚的角度,彷彿對他說著,「真是拿你沒辦法。」

 

對不起。東堂心裡不帶有歉意地默想著,反而有著願望達成的欣喜。

想多跟你在一起,再多等待一班車的時間也好。

我就是這麼貪心哪,小卷。

 

------

練筆

終於有了第一篇弱虫文(羞得滿地打滾)

雖然打上[東卷]有點心虛

, ,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