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524

 

--謹以此文致好友季堤生日快樂。


──小人要先聲明,這個梗很低級,緣由發生在受星的對話框= =ˋ

 

  


  「幹、…嗯…」

 

  時間是白天,下午全半球正精華的時段,各階層的人們無不焦頭爛額地運作著,預備交接數小時後另一半球的人持續馬不停蹄的全球化運動,響應「世界是平的」此一主張。


  聲音的場景,來自採光良好所以應該十分明亮的室內,寬敞大器而據現代實用性能的空間,足以看出使用者的個性。


  入門後第一眼會看到一個大大的辦公桌,配合整體空間色調,以深藍色與金屬黑為基礎,建築合金似的輕質結構,薄巧而堅固,上頭放置鋼筆架與幾份整理得條理分明的文件,座椅前的位置則有張簽約前需詳讀的條款,條款約束著雙方未來相互權益的界定,關係著整體公司的營運。


  除去印刷體的內容和右下角的俐落簽名,空格處還有幾筆生動的塗鴉。


  塗鴉的附近有支沒蓋緊的鋼筆,金色的筆頭與寶藍的筆身折射著光。


  左手邊是幾個方形為主、看起來卻圓潤而鬆軟的小沙發,中間擺置玻璃桌面的小茶几,以黑色表面的堅固材質作支架,沒有給客人用的各種預備飲料沖泡包,因為隨時會有專人送上現泡的飲品;不免俗地,有座設計大方的煙灰缸,與桌面彷彿一體成形,裡面有使用過的痕跡。


  今日貌似沒有商業往來的客戶拜訪,由此可知使用者有吸菸的習慣。  


  邊緣還擺著一根捻熄的菸。


  菸身仍長,濾嘴仍微微地濕潤,帶有唇壓迫過的痕跡。


  以及一瓶翻倒的紅瓶鋁裝汽水,240ml。

  

  「欸,等等、」


  勉強將西裝革履的男子推開,平順透氣的材質與合身的剪裁觸感非常,抵在身軀上還能有肌肉精壯的溫熱彈性,不反光的腰線透著柔和的絨感;不知是無意還是無力,只見距離與拒絕效果不怎麼顯著。


  圓潤的下顎被挑起,修長的身軀早就軟倒於地板,或坐或臥。


  僅有棉質衣料包裹的背脊貼著不透光窗簾仍感覺得到涼意,從大樓之外看得清些微人形壓痕。


  「等啥,再等午休就要結速了。」


  稍微急促的呼吸聲中,夾帶布料摩娑的音響。


  還有面對面的明顯菸味。


  慣於拿鋼筆而指骨有些弧度的中指夥同食指掐著他的臉頰,不給獵物再有退後的機會。


  左手抵在窗簾上侷限臂彎範圍,窗簾阻隔部分外頭的日光,讓那人的臉晦暗不清,僅有眼睛那一雙星點波動,指腹下高熱的臉頰與鼻息間的濕氣。


  作勢又要欺身而上。


  「你你你你、你也知道午休要結束!我的便當還沒吃完!」


  聞言,受到制止的人裝模作樣地看桌腳,兩公尺外狼狽滄涼翻倒的木盒便當朝下,幾片香腸有被滿足咬過的形狀,雞腿則完好無缺地滾動,


  彷彿清晰可見其上寄託頑皮小孩滿懷的期待,咀嚼青菜的同時,那閃閃發光的瞳仁還偷覷著,計畫留作為最棒的結尾。


  而、現、在──


  「喔,反正多少有吃過不會餓了嘛,啊不會餓就好啦!」  


  繼續企圖前進。


  氣結!


  面對無賴如斯,再講道理便是白癡!


  「溫尚翊你是在發什麼春!」


  他一發狠,無視平時最注重的形象,推開障礙物往旁一鑽,趕緊拉緊領口褲頭站起,居高臨下氣呼呼看著男子,再小小踹他一下,一氣呵成。


  還屈膝跪在地毯上的男子料準似的,順暢地抓住他襲來的帆布鞋底;他偷襲未果,又受制於人,忿忿不平又用力搖晃幾下,所幸男子也沒多為難他,馬上就收了回來。


  深色平整外套上的金屬領夾炫過數層光,毫無赧色地向上看他,那氣勢未受雙方動作姿勢影響,依然囂張得驚人。


  幾天前被笑稱是凸眼金魚的有神雙眸如今盯著他,釘著他。


  都說伊人秋水難抵,誰知堅定的黑曜石也懾人心魂。  


  男子又爽朗咧開嘴角,露出一整排整齊的白齒。  


  長期職場遊走打滾的交際似乎沒有在他的牙齒上留下污漬,也包括他的人生;除了嘴唇仍然顯得蒼白,只有喝酒的時候眼角會微微泛紅,以及僅僅幾次為了親人的守候。


  他也還記得男子粗糙的臉頰觸感。


  忍不住又開始犯賤心疼了起來。


  「午休就好好休息啦!玩個屁啊,快點回座位吃飯啦!」


  他伸手拉男子起身。


  男子也不多做矯情拒絕,就將厚實的手掌與之貼合,節奏與弧度,多年的默契瞬間表露無疑。


  「吃飯喔,好啊。」


  「嗯好乖,啊你要吃什麼?」


  他走至邊角以圓弧作流線設計、富設計感與安全性的辦公桌旁,拿起進門時就擱置在桌上的卡通零錢包,拍平身上限量潮T的皺折,貌似有點小小困擾與猶豫,但還是決定出辦公室去幫男子買午餐,順路再看看待會回工作室要買什麼當下午茶。


  拿出隨身鏡檢查鬢角,才要收回牛仔褲口袋,已經天旋地轉眼花撩亂地趴在落地窗上;回神,額頭上有隻手替他擋住衝擊的力道,不過太突如其來的動作使他仍然一頭霧水。


  「啊!我的瀏海!」


  他大叫一聲,趕緊拍開不用看就知道是誰的手,認真梳理。


  「嗯……你在我後面幹麻?欸,你手很忙喔,閃啦!」


  他覺得他也很忙,整理完衣服整理完頭髮還要把男子的手從衣服裡甩開……還摸、還摸他的腰內肉!可惡!


  男子應該也察覺到他很忙,所以筋骨分明的手與他十指緊扣,壓在玻璃上。


  從這裡可以看到中午時段,許多上班族在繁榮商務圈的黃金地段上成群行走,可惜高度有點高,看不清他們手上拿的是飲料還是便當,大約分得清黑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或是各種顏色的幹練女裝。


  但現在重點不是這個。  


  「……姓溫的,你在幹麻?」


  「體貼你很忙啊。」


  男子依在他後頸,輕輕說道。


  語氣十分誠懇,帶點喉音。


  與此同時,男子將他的雙腕以單手固定。


  他不以為然地翻了個白眼。


  「喔,金多蝦捏……少瞎了,你想做什麼以為我不…哇---!!」


  話還沒說完,男子掛著名牌腕錶的手已經迅速解開牛仔褲頭潛入底層。

更加乾燥更加低溫更加鎖緊的力道讓他尖叫,小腹還有錶帶刮過的輕微刺感,現在則是與金屬進行熱量平衡,為私密處偷渡空調的冰涼,他感覺丹田的肌肉纖維本能收縮著。


  「不要這麼迫不及待嘛,我會害羞的。」


  男子稍作停頓,不放過機會調笑道。


  接著他鬆開他的雙腕,自他自豪的設計款下擺深入,未料得寸進尺意圖向上捲高。


  他掙扎著,換他擒住溫尚翊。


  「……欸,這樣不行、」


  指節微勾,指甲作勢陷入表皮,有再越雷池半吋就讓對方見血的意思。


  「想抓就抓啊,是怕你抓這次喔?」

  
  他執拗地用力不讓男子移動,但兩相對峙下,還是鬆動,放任。


  「我記得你說,大片肉色很引人注意齁?」


  「……你想說什麼?」


  警戒。


  「所以說咧,小心點喔,你看外面這麼多人,樓層也沒多高……」


  那你當初怎麼不買高一點!

  他在心中又急又氣,無聲尖叫。


  男子一路摸上他的胸膛,衣擺也自然被手臂帶高。誘惑的聲音在耳邊細細安慰,那是不是心跳的節奏?


  流暢藍調在撫摸揉捏中繚繞,好像震撼沉醉的音樂會,牽引全身的脈搏與思考的頻率。


  他無意識間閉上雙眼,深深地靜靜地將氧氣收入胸腔,再抽搐似地半拍半拍流洩。

 
  「欸,陳信宏,張開眼睛跟外面的人打個招呼嘛……」


  男子輕而易舉地就將垮褲拆解而落下地面,發出氣體壓縮的聲響。


  雖說研究指出,牛仔褲是性騷擾狂最難應付的衣服款式之一,原因就在其硬底質料與固定褲頭的設計,但垮褲的設計和人為的熟練實在難以相抗衡。


  他搖搖頭,剛剛還死命保護的瀏海已然汗濕,在強化玻璃上摩旋。


  男子寵溺地笑了笑,對他的心性了然於心。由後捧起他的下顎,將他低垂的面容暴露在晴朗陽光下。


  不知是不是曝曬的關係,他感覺到臉頰一陣蓬鬆躁熱。


  他向後躺倒,將重量依附在男子身上,沒有掙開掌心,就這麼轉過頭去;男子也自然地貼近,天涯咫尺。


  模糊的視界中,他看到他越來越近的臉龐,眼底與嘴角無邊的溫柔,某些滿溢出的什麼在閃爍。


  「你下午就不要曠工打手機跟我哭餓……」


  他像雨水滑下透明的隔閡,撫平襯衫之姿解開男子束縛的外衣。


  「想到晚餐也有你陪我,怎麼會餓。」


  男子撥開他汗濕的前額,吻住他的靈魂。


  他交扣男子濕潤的掌,此刻竟黏融吸附得不想放開。 

 


  完


  (這是蛋糕)
----- 

罵我可以小力一點嗎QDQ!
一邊聽著純真實在什麼都寫不出來啊!(屁
季季生日快樂!什麼賀文配什麼樣的人嘛是不是!!!


原版:

  「欸,陳信宏,張開眼睛跟外面的人打個招呼嘛……」

  「好啊,夫妻共進退,你也過來打招呼。」

  「……」默默回頭看向室內,默默退開。


本來是要寫搞笑的Q口Q!相信我!!!!

(左顧右盼)

 

最後插上蠟燭O//////////O

 

 98季堤生日的蠟燭

 

 

 

PS.受星很傲嬌。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