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衍生
火神X黑子天然香草口味砂糖廠
OOC

 

最後一堂課隨著鐘聲結束,同時讓這段望著窗外校門心癢癢、又偏得靜止待在座位上的難耐時光終結,講台上教師將粉筆置於溝槽的敲擊聲才落下,男學生們旋即啟動彈跳逃生裝置一般,拎起書包「匡啷」、「匡啷」推開桌椅便往外衝;女學生們則各自圍成小聚落,鳥般細碎清脆討論下課未竟的話題與待會逛街行程云云。

教室如此生氣勃勃一陣,負責外掃區的學生也不落人後,迅速從掃具櫃裡取走掃除用具便前往操場,打著速戰速決的意圖昭然若揭。

自放學鈴響至社團活動開始有段空檔,讓校內各種接續的活動有緩衝的時間,火神沒理會以掃具握柄部分當武器在樓梯間決鬥的同學,三步跨作一步抵達目的地。

一天中有早、晚兩次掃除,但因為還沒到季節交替的落葉時節,中間即使經過整個白日的時間,所以需清掃的份量不大,雖然相當輕鬆,但對於遊玩以外、與「規定」有關的事務反射性厭惡的學生而言,可說是相當繁瑣而令人不耐。

如何能少掃一下、能早走一秒,就是青春少年們滿腦子裡計算著的事,彷彿多作一點就吃了大虧,因此當原本就帶著的懶散心態被雨水澆灌,像是被點燃了引線的火箭般奔回校舍建築中。

「嗚喔……開始下起雨!」「別掃啦!那邊的笨蛋快閃!」男學生們用與字面不相符的開心聲音相互叫喚、歡呼著,沿途滴水、奔跑進入教室入口,像動物誇張地甩乾全身上下的水分,引起上前關心的女同學幾句嘻笑怒罵。

同在教室中等待的黑子將書籤標進目前的書頁中,抬頭看著門口聚集的三兩人群,照常理應該一同回來避雨並結束掃除工作的火神並不在那些人裡頭。

 


操場邊際,火神打掃作業進行到一個段落,停下手邊動作,用手撥了撥頭髮,才知道不以為意的小雨也已經足夠將頭髮浸濕,隨意將頭髮往後耙梳,在眉骨處撐起小型的遮雨棚略往天空方向看去,雲層仍然灰暗厚重,感覺上這雨還會不大不小地持續一段時間。

「嘖,可別下到明天早上啊。」

比起在室內練跑暖身,火神更為傾向室外的自然溫度與空氣的新鮮感。雖然體育館內空間遼闊,校史又年輕,所以通風對流的設計十分新穎,但火神總會覺得有所不足。

既然今天的晚間練習由於突如其來的雨勢,全程在體育館內進行籃球隊訓是已經注定的結果,至少希望明天的操場能夠乾燥些。

火神把溼透而黏在PU地面上的難掃落葉用掃把一撥、一撥聚集成堆後,要掃入畚箕,卻發現原來放地上的畚箕都不見了。

火神想,大概是其他同學避雨時連同其他掃具都一起收走。

偏偏環顧四週,身邊都沒有可以裝盛的容器。

反正都溼透了,火神就不在意是否在雨中多停留幾分鐘。

插著腰,想著附近哪裡能借到畚箕,卻突然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火神君已經不是小學生了,淋雨並不是你想像中那麼帥氣的行為。」

「……沒有人說過我是為了耍帥。」

對於永遠神出鬼沒的黑子,以及已經不會再被黑子的出現嚇到的自己,火神將過度反應的心力省下來,反而感到十分的無力。

「剛剛大家就都暫停打掃回教室去了。」

「我知道,是想說趁現在掃一掃,不然累積到明天會壓縮球隊晨練吧。」火神說著,將掃把扛在肩膀上,再以濕漉的髮調味,由旁人看眼光看來頗有武將野性之風,「倒是你的傘長得還真是非常與眾不同啊,黑子。」

難得能有調侃對方的機會,火神特意上仰幾度,連同嘴角一起露出看好戲的笑。

「不是黑子,是豆豆龍。」黑子垂直伏晃了一下手中以顛倒方向握持於頭頂遮蔽風雨、並違反原來創造用途的塑膠製品,用無辜的眼神示意他的認真。

火神皺起眉頭,明顯對他的發言不以為然。畚箕雖然倒反著拿也有個平面可以避雨,但相較於雨傘的大小跟弧面的設計來說,功能性仍然差強人意,光是站在空曠的操場上跟自己講幾句話,黑子兩邊衣袖就已經染上水的深色,更別提亂飛的細雨是否也沾濕黑子的後背跟褲腳。

思及至此,原來全身讓水分涼透的火神瞬間煩躁起來,完全失去談笑的餘裕,不打招呼便用掃把握柄將黑子戳回靠近校舍的迴廊內。

「請不要這樣戳香草奶昔的妖精,啊……好痛。」

「喔?請問妖精先生跑道誠凜的操場淋雨有何貴幹啊。」看著被迫走回建築物裡頭、正煞有其事摸著後腰的黑子,火神保持不以為然的表情。

成功逼退黑子之後,火神才能放鬆心情等著對方出招。

 


負責的掃區為教室地板的黑子,繞過零零落落還在課桌椅附近聊天的人群,早早結束掃除工作,在等待的時間中從書包取出文集,翻開鏤刻著名言的書籤標記的篇章。

第十七行。

滴答。

第二十一行。

滴答、嘩啦。

拉門被大力推開,金屬滑軌與雨水的嘈雜交錯。

外掃的同學陸陸續續回到教室,但卻沒有火神君。

會不會還在後面呢?

這個可能性連黑子自己都不列入考慮,身體與此同時已經往窗外朝下看,火神如他所想的,仍然堅守崗位在灰濛濛的世界裡埋頭苦幹著。

他所知道的火神君總是這樣,面對責任絕對不會逃避退縮,並且不畏懼流言蜚語地去貫徹認為是正確的事情,即使道路上難免會遇到或大或小的障礙,火神向前邁進的腳步和目光跟他的脊樑一樣的筆直。

跨過泥淖、擊碎巨石雖然需要一些時間,但火神卻能無時無刻燃燒著鬥志,就像火焰的神一樣。

儘管有時候在黑子看來認真得逼近傻氣。

傻氣的大個子忽然四處張望著,黑子的視線也跟著在他附近轉了一圈,領悟火神沒有畚箕的這件事,於是趕忙拿著同學剛剛收拾、還潮濕著的畚箕前往支援。方穿過走廊,邁出校舍建築的時候頭頂被幾滴冰涼澆醒,才發現一頭熱的自己手上沒有雨傘,只有畚箕。

 


黑子維持撐傘的姿勢,儘管自己也知道是駝鳥心態,但還是努力擬態成無辜的豆豆龍,一邊散發念力一邊直勾勾看著火神,腦內千回百轉。

為什麼會在這裡淋雨?

為什麼會用畚箕當雨傘?

這麼愚蠢的過程跟理由,無論怎麼想都不適合說出口。

也不曉得為什麼,在火神面前,他越來越不懂得表達自己。跟國中時期的徒勞而放棄表達不同,而是在吐槽之外的場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這個時候,黑子便會感謝創造火神的一切。

堅強又溫柔的人,火神再度跟上次的圖書館一樣,跟以往無數狀況一樣,展現他笨拙的、善解人意的、恰如其分的特質。感覺到他的停頓,不須久,便彷彿嗅到什麼氣味似的不再多作追問──即使那個問題乍看之下多麼不足以成為秘密。

 

火神甩乾手,試著掏出口袋中的手帕,慶幸手帕沒被雨水浸濕後不經意露出笑容,黑子恰想著火神該趕緊找個地方擦乾頭髮、換上乾燥的衣物,火神卻反手像蓋火鍋似的,用手帕權當作毛巾在自己只有一點點濕的頭頂及肩膀擦拭著。

黑子的頭腦再度停機,表示無法理解。

「你也是時候該把畚箕給我了吧。」伸出手。

雖然幾分鐘前調侃著黑子,但火神也不至於真的不知道對方是為了替自己送掃具而來。

「火神君的記性真差,剛剛就說了,不是畚箕,是豆豆龍的雨傘。」

火神看著他幾秒,直接拿過畚箕。

「啊……我的雨傘……」黑子發出嘆息。

「先用手帕跟你交換啦,乖。」火神拿他沒辦法地半是敷衍、半是安慰著。

 

火神跨入雨中數步又繞回來,見黑子還呆呆站在原地、手也閒置不動,有點難為情地抓抓臉後,出手揉亂黑子蓋著手帕、已然沾點水氣的天藍色髮絲:「對了,謝謝啦!」

 

黑子覺得這個笑容,對已經習慣陰天的眼睛來說,過於耀眼了。

只能畏光似的垂下頭。

 

「火神君……」

「幹麻?」

「請快點去結束工作……社團時間快到了。」

覺得黑子難得乖巧低頭方便自己擦頭髮的火神聞言,帶著低頭的對方沒注意的笑容道謝,繼續自己未竟的收拾工作。

 

黑子偷偷試圖用冰涼的手冷卻發熱的臉頰。

 

 

 

希望明天會是好天氣。

 


 

這次應該....稍微有點進展了吧!(並沒有

再次附上逼小圓畫出來的圖!

火神超級帥的啊啊啊雖然濕搭搭但仍然爽朗得一塌糊塗啊啊啊救命Q//////Q

[小圓] 雨水落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lxxr883g
  • ☆這﹉文○章很§棒

    01.hk/aloha/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