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子的籃球衍生,IF的世界設定 ]

[ 女性向,青黃同人 ]



滿滿公務行程結束,男人將白晝穿著的無袖純棉汗衫連同疲憊一齊褪下,才剛進去沒多久,可能只是喝杯即溶咖啡的過程,壓克力霧化拉門旋即又被打開,結束時間短得令人匪夷所思的盥洗程序──除了淋浴間地板有濕潤痕跡之外,乾濕兩用分離的浴室幾乎沒有變化。

 

男人隨意拿起椅子上掛著的浴巾擦乾,漫不經心將電視頻道都切過一輪,股市、新聞、深夜談話節目、購物台……發現無可停駐處男人也不留念,逕自掀開棉被,右半臉沾上同居人趁年末出清添購的米白記憶枕。

 

對於添購新物品,男人不免咋舌,除了籃球與保養眼睛用書籍以外,非消耗性日常用度──諸如枕頭、枕頭、枕頭等等,他認為只需要丟到洗衣機裡清洗,再用最天然的太陽牌殺菌機曝曬,便又是一顆好漢,丟棄、重新購買,是金錢與資源的不必要浪費。

 

「你會洗嗎?!你真的會洗嗎?!」

 

腦內再度響徹比高中時期常見的「來一場One on one!」鬼打牆級噪音更惹人厭煩的音量。聲音之外,搭配影像是:同居人換上吊帶牛仔褲綁著頭巾,用食指與姆指的指甲尖捏住……嗯,枕頭,歇斯底里地在他面前咆哮。

 

那使他連日來的失眠與勤務工作的疲勞又添了一絲無奈。

 

當時他好像回答了什麼來著,應該正忙著看NBA轉播。

 

思及至此,男人忍俊不住地笑。

說是笑,卻發現扯開嘴角需要極大的力氣。

 

畫面栩栩如生,但就是缺少活生生的實體。

同居的事實擺在眼前,但就是缺乏對話的對象。

 

那天也是個風和日麗的午後。

一開始,本來是微風徐徐的氣氛。

 

皆為排班職業的兩人,常須看誰的班表先出來,後來的一方再配合對方的休假日排假。理想的狀況是能夠有雙方重疊的休假,但經常有人力臨時短缺的情形而被抓去跑班支援,使得本來計畫好的約會形成一延再延。

 

後來,也習慣了。

 

同居人跟自己一樣資歷淺,常人所想像的帥氣國際線還輪不到他,而是得先從國內線做起,四國而北海道而沖繩而關東而關西,聽起來似乎相當輕鬆,但班機時間極早與極晚交錯,三天兩頭輪調使使人必須早早調整生理時鐘配合工作。經常是他結束一天的勤區巡察,看見玄關擺著另一個主人亂丟的鞋子,但屋內靜悄悄的,只聞半掩的臥室門隱隱透著的呼吸聲。

 

從冰箱取出啤酒,看著無聲的僅有畫面的電視又像是被電視看,稍作止渴休息,藉此沉澱今日工作,再小心翼翼地躺上屬於自己的床側。

 

為了使業務繁重的雙方都能有舒適的睡眠,盡量節約的生活空間內,選購床鋪時砸下重本採用獨立筒設計,照理說,他上床時理應不會連帶震動影響已經熟睡的同居人,但對方總能像有自動感應設備似的翻身靠近,有時是手臂無尾熊依賴尤加利樹的輕抱,有時則是整條腿橫跨歐亞大陸般的豪邁。

 

男人感受對方仍保有溼度的髮旋,以及隨著呼吸起伏的睫毛。

 

屋內唯一的光源是來自窗外夜晚接到的路燈,垂落在自己肩上的髮絲像月亮反射著微光。微光應該不足以分辨細節,但他莫名覺得那人的睫毛之下透有水面殘影般的疲憊之色。

 

除去視覺感官的缺乏,四周也很靜。

 

這時候他會開始想,如果有機會兩人能夠好好擁抱一整天的假日,那麼哪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黃瀨之前曾經研究雜誌某頁的餐廳套餐、他們本來都買好票卻趕不上變化的電影(現在下檔了,但可以租回來)、預錄著總想找時間來看的球賽……好像這樣期待著,就能夠平撫相互錯過的心情。

 

但世界往往事與願違。

 

一如往常懷著計畫入睡,待醒來,已經日上三竿,本應使人感到舒暢的、吻遍公寓的暖陽,此刻映入視網膜內卻意外令人心驚;不必看鐘錶,也能知道自己把假日睡了大半,極有可能因此大幅減少能塞入行程的時間圍。

 

明明不是值班日,他卻唯恐不及地從床上跳起,循著生活的痕跡找到正在陽台晾曬已經從洗衣機清洗乾淨、脫水過後的第一批衣物。那個笑容跟足以掃去陰霾的陽光一樣耀眼。

 

「小青峰早啊,醒得正好我才要準備洗被單呢!」

 

青峰看著同居人白皙的腳掌在木質地板發出獨具彈性的腳步聲,將枕頭套、被單、床單之流悉數扔入機器裡洗潔,又馬不停蹄地利用洗滌時間提著拖把進行掃除。

 

空氣裡有陽光清爽的乾燥、洗衣粉和自來水的清新氣味、還有籠罩在一片祥和燦爛裡的寧靜。

 

他卻連自己都沒發覺地皺眉,手伸進T恤內抓了抓。

 

「涼,家裡我平常就稍微掃過了,換個衣服準備出門吧。」

 

「出門?小青峰要去哪裡嗎?」

 

「難得我們合到的休假,雖然中午了,先找個地方吃個飯,再想想要去哪吧。」搶在對方眼眶蓄水濕潤之前,青峰說。

 

「我還以為小青峰跟人有約呢,害我白吃驚了一下。」黃瀨抖抖擰乾的抹布,鬆了口氣般的傻笑。

 

黃瀨所緊張的事情昭然若揭。

 

好不容易重疊到的休假,完整保留給對方是雙方的默契。這是不需言語的信賴感,以及建築於此基礎上的安心。雖然經常臨時收到工作通知,但基於人情世故,他們也只能笑著說「沒關係」──讓對方心無牽掛地赴任。

 

以前天天膩在一起覺得厭煩,直到出了社會,才著實體會到以為理所當然的快樂其實並不容易。

 

習慣了就好、習慣了就好,但還是有所期待。

 

於是青峰接續問有沒有特別想去什麼地方。但當得到「沒有」的回答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心臟跟手微微生刺,有什麼像是焦油混合瀝青、又近似菸霧侵略地無聲無息。

 

……你想到再跟我說吧。」

 

心結思緒不難釐清,但他當下只是不明究理地發悶。

 

「你也知道是假日,幹麻還把自己搞得跟傭人一樣,在家裡忙東忙西的不休息。」青峰煩躁地想。

 

藉著給予對方思考時間、藉著等待對方思考的時間,他信手拿放在小茶几上的籃球月刊翻閱逐行瀏覽,從遠方街道偶爾傳來車輛及人聲,歷經路樹與距離,形成都市生活中極易被忽略的背景。

 

青峰原來是計畫著與黃瀨一一履行一直以來無法成行的項目:例如隨便找或首輪或二輪三輪的電影、在燒肉店裡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打牙祭、公園球場來場久違的一對一……,或是不出門,兩人就這樣閒閒散散地在家邊看球賽錄影邊品頭論足,消磨一整天。

 

其中也許還夾雜私心。

 

青峰希望能夠讓同居人有個能夠全然放鬆享受的生活,能夠放下工作與雜務回到在學時期無憂無慮的模樣,縱情對自己提出要求。

 

想以此證明自己是獨當一面的成熟男人。

 

好像他的世界只要有自己,就圓滿了。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連假日也為了瑣事不得安寧。

 

想滿足自己無謂的被現實壓抑的虛榮,時間的長度壓縮為正平方比的重量,急欲得到釋放;好不容易待到同居人歇下繁忙腳步,坐在沙發另一側,麻雀般吱吱喳喳吵嚷著要換被單跟枕頭,又硬是要自己也出些意見的時候,死絞著發出嘎啦嘎啦的哀鳴的彈簧將話語飛射而出,衝突便於焉產生。

 

「幹什麼要買新枕頭,枕頭還不是都長一樣,你自己決定就好啦!」

 

「我就是不知道要買哪種啊,小青峰也一起想嘛!」

 

「洗一洗就好了,幹什麼一定要新的!」

 

「可是……

 

「枕頭是多重要?要買不買隨你,買了我也不會睡!」

 

至少他覺得,沒有比「和他在一起」重要。

 

至少這不是他所預想的「在一起」的方式。

 

至少他不認為黃瀨連決定這種事情都要遷就自己。

 

至少,他後悔了。

 

之後黃瀨咬咬下唇,將型錄丟置一旁,埋首於未完的家事之中,洗衣機發出「嗶──」的叫聲。

 

原本風和日麗的日子,因為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告終。

 

隔天黃瀨的工作是清晨第一班飛往北海道的班機,持續他需滿數千小時的飛行時數。但即使經歷昨天不歡而散的口角、早起、與一連串的準備工作,青峰起床後,仍然在兩人小公寓內不大的餐桌上看見用保鮮膜封好的家常料理,附帶加油的微笑紙籤。

 

從認識黃瀨開始,他就總是笑笑的。

 

從小在平面模特兒圈的社交歷練,一直到出社會,都在在顯示出他的心理素質、自我協調及領導能力十分平衡,這並非表示他有像其他奇蹟世代隊友般強烈而幾近獨裁的風格,而是能夠安定並帶動團體的穩定。這種特質也持續讓他在實習期間擁有高度的評鑑成績,畢竟飛航間,機長所負責的是全架飛機所有機組人員與乘客的安危,加之內在環境與外在氣候不定時的突發狀況,機長都必須臨危不亂。

 

相較之下,才自詡成熟、認為自己能給予對方安心滿足的生活的自己,簡直就跟嗑藥的胡言亂語的瘋子沒什麼兩樣,承諾毫無可信度。

 

說出口的或沒說出口的,不過都是自欺欺人的志得意滿,無需經他人之手便由自身行為一一擊破。青峰不待細想,也深深覺得自己真他老師羞愧到極點。

 

接連著幾天,青峰輪值白日班,黃瀨也幾乎在午夜之前回家,若真有意而為之,兩人其實有少許時間能面對面交流,但又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各過各的生活早早睡去──包括現在,明知同居人的班表、不久之後便會返家,青峰並未在客廳看電視配啤酒殺時間等門,而是躺在床上面對外側,任由負面情緒產生的毒素荊棘般蔓生,毒害思考與心臟。

 

貼著乾燥的布面,意識半是清醒,半是模糊。

 

他聽見金屬物體相互敲擊,接續門鎖開啟、皮製品放置在櫃子上、深夜裡刻意壓低的步伐、水、吹風機一連串勾勒著生活軌跡的聲響,經由聽覺而呈現在腦海中的畫面栩栩如生又像夢境。

 

約莫幾分鐘後,身下的床單似乎有些許拉扯的斜度,另一頭隱約有人體的重量造成的下陷。空間很充裕,足夠讓兩個曾經帶領籃球校隊過關斬將的大男人共同躺在一張床上,對方隨意用舒適的姿勢躺著,兩人的背脊似有若無地靠近。

 

萬籟俱寂,房間內只剩下秒針顫動的頻率。

 

安靜了很久,久到兩人彷彿都進入沉沉的睡眠,背後突然響起黃瀨低低的聲音。

 

「小青峰,你睡著了嗎?」

 

青峰不知如何反應,只好強作鎮定。

 

「我有看到你後來勾的記號,所以我就買了……好素喔,可是很有小青峰的風格。」

「謝謝你還是順著我挑了枕頭,明明你那時候已經很不耐煩了我還一直吵你。」

 

「我知道小青峰不耐煩的感覺喔。」

 

青峰不可自制地震動,震動的可能是心臟,幅度卻大到彷彿擴及全身。

 

「平常上班累到炸掉了,想膩在一起想到也快瘋掉了,好多好多要講的話,卻不小心把好多時間都睡掉了,原本想一起做的事情好多也來不及作,好可惜,又好生氣。」

 

「但是啊,我覺得我可以醒來之後看到小青峰睡得好熟的臉,然後一起窩在家裡,一起整理我們的家耶,嘿嘿就很開心了。好像我待著的小世界裡面有小青峰就是最棒的事情。」

 

黃瀨獨白道出的想法竟跟青峰不謀而合。

 

「如果小青峰還醒著的話就好了,睡北風的日子真的好寂寞……

 

青峰聞言,那已經帶著濕潤的嗓使他此刻再也無法強裝冷靜。將久違的體溫摟入懷中,熟悉的觸感意外也讓他眼眶帶點熱意。原來他是如此懷念著享受著黃瀨的依賴。

 

他也是,只要黃瀨還需要他,就是他努力的動力。

 

「小青峰,下次再一起去做很多很多事情吧。」

 

「嗯。」

 

然後,他終於真正進入夢鄉。

 

 

─────

黃瀨真是好孩子……

順便說~<Shadow pass>在 H17 青峰襲來★黃瀨咖腥 喔>/////////<

,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穹
  • Rashy初次見面,晚上好:D
    偶然間看到妳的文章,其中最喜歡這篇青黃的感覺了,在閱讀的時候腦中一直出現畫面,感覺是很稀鬆平常的日常,卻真實得很可愛。
  • 穹您好~感謝可愛的偶然!
    能有一篇可以讓你覺得喜歡超超超榮幸而且開心,謝謝穹的留言!

    Rashy 於 2013/04/08 0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