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儂,你要撐下去QQ(握拳)

  「Ich……我沒有……」

  「不想玩就要老實跟人家說啊,不然老是被人家欺負怎麼辦?」藍儂看著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小個子,看起來聽話又唯唯諾諾的模樣,脫離了戰局膽子就大了起來,開始進行「機會教育」。同時也想起自己的情況也差不多,父親不贊成男孩子吃什麼點心跟蛋糕這種甜甜的東西,但是藍儂只敢私底下跑出來偷吃,不敢跟父親提起。

  「我說了……」酒紅色的小個子臉稍稍鼓了起來,一反剛才連被粗魯小孩集團抓住的無所謂,有點像牛奶巧克力球。
 
  「也是吼!」藍儂忘記自己手又黏又髒,雙掌心不自覺在巧克力球臉上捏陶一般搓揉著。聽到巧克力球小個子的回答,顧自為兩人的狀況開始苦惱。
 
  小個子被他亂揉一通雖然有點不習慣地閉起眼睛,卻不懂得掙扎或拒絕別人,只任他在臉上「動土」,小小的身體隨著力道產生些微晃動,而藍儂沉浸在自己如何解絕人生苦難的思考中。

  「唉,會不會嘴巴拒絕沒用,可是可以用其他的辦法啊……」藍儂的腦袋現在也只能作出這個講跟沒講一樣的結論。

  「咦?」繼續被揉捏,小個子僅能從鼻子哼出一聲萬國通用問句。

  「不過究竟要怎麼做呢……」真希望自己也能找到解決的方法啊。說著說著,肚子突然咕嚕咕嚕地叫,提醒他除了下午沒吃到點心,還在外頭大膽跟人吵架又逃跑,力氣自然是消耗得差不多了。

  「總之,真正聰明的人要自己想出來啦!」仗著自己比較高頭大馬,就對著看起來比自己小的小個子倚老賣老起來,發揮平常在家總是最弱小最年幼的地位所受的教育成果。

  藍儂後覺地為剛才拿來當武器的小蛋糕惋惜,雖然現在才在後悔也挽回不了什麼,但總是不自主地傷心一會兒;小個子的臉蛋在雪花花圈似的外套絨毛裡東張西望,目光對著不遠處的可愛明亮小店舖定格。

  雖然只是沉默的小動作,但藍儂還是跟著看過去,原來是最初光顧過的那家點心店,他們竟然又跑到了商店街的這裡來了;儘管很餓也很想再買一個蛋糕,但是剛才已經用光他存了好久才僅有的一點錢,現在想再買一個已經不可能了。

  小個子不知道他的口袋空空,一味地跑去店舖的櫥窗前面直盯著看,藍儂有點不好意思地對著店員姐姐抓抓頭傻笑,拉拉不肯走的小個子說:「欸欸,不行啦,我現在沒錢了。」

  小個子從口袋裡面掏出一張卡,店員姐姐以親切的口氣提醒這裡不能刷卡,這訊息讓小個子愣了一下,眼睛微微睜大,藍儂覺得他眼睛上長長的睫毛很翹很好看。

  這下子看來是無計可施,兩個小孩都已經身無分文,卻又經不住誘惑地望著櫥窗裡閃閃發亮著的小蛋糕。

  時間久了,店員姐姐跟他們閒聊,知曉小藍儂為何又飢腸轆轆的來這的經過,對小動物的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決定好好嘉獎這般英勇的行為,笑著拿出一份小蛋糕遞給膚色有著美味牛奶巧克力色澤的小個子,俏皮地將食指放在嘴邊:「要幫我保密喔,下次記得帶爸爸媽媽再來光臨。」

  藍儂實在餓極了,畢竟還是個小孩子,沒暇想到無故接受他人禮物等等世故的道理,很純粹很開心地向好心的店員姐姐道謝,捧著蛋糕的小個子也臉頰紅紅的,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小聲用日語說了謝謝。

  小個子轉身將蛋糕拿到藍儂眼前,說:「這個……給你,謝謝。」可愛又知恩圖報的模樣讓店員會心一笑。藍儂看看時間也不早,只想趕快滿足自己久久的期待,趕快吃完止飢然後回家,正打開包裝要張嘴咬下尖尖的切口,再度發現眼前的小傢伙那偷偷摸摸凝視的神情,而目標正是--他手上的蛋糕。

  他偏頭想了幾秒,轉換成大哥哥的模式。

  停下進食的動作,抓到機會開始機會教育:「我剛剛不就跟你講過,想要要說嗎?」

  前後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實在太可愛,小藍儂一手拿著叉子一手拿著蛋糕的小大人架式讓店員與上門的顧客都「噗哧」地笑出聲。藍儂困窘了一下,不過小個子似乎並不在意,注意力全放在藍儂身上,小拳頭靠著下巴,用黑得像黑醋栗的眼睛望著他。

  看小個子還是沒有反應,藍儂努力不懈,強調似的晃了晃蛋糕:「說吧,想不想吃?」

  小個子的樣子彷彿是不習慣將想法說出口,再接再厲:「快喔~這樣我可以分一半給你喔~」原來不是要全部讓給人家。

  「Ich……Ich will essen……」

  「……請說日文。」

  「我想要吃。」

  終於教育成功的藍儂頓時有種「吾家有子初長成」的感受,原來把人教會的感覺這麼棒,讓他好想回家請父親與母親讓他養隻小狗狗或生個弟弟妹妹給他玩。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當兄長的感覺,這次的際遇真是相當大的經驗。

  心花怒放地將蛋糕分成兩塊,遞給小個子之後也不急著吃,傻哥哥似的陶醉在「弟弟」吃蛋糕的情境中,直到「弟弟」叫喚才回過神來。

  「我還要吃。」塑膠小叉子被捏在肥肥短短的小手中直指藍儂的存貨。

  「……不行,這是我的。」藍儂拿遠捍衛道。

  「你說想要就要用說的。」小個子含著叉子控訴,指責他說話不算話。

  這時候藍儂也管不上盡責去管什麼拿著叉子指著人很不禮貌、含著叉子很危險之類的教訓,完全忘了要維持身為兄長的言行舉止耍賴道:「但是我剛剛也說說了不一定有用吧?自己想辦法啦!」

  好不容易才又拿到蛋糕吃,哪有可能簡單全部讓出去?

  小個子皺著眉頭,瞇起眼睛,狀似苦惱地維持咬著叉子的姿勢思考著,藍儂得意地揉揉他腦袋瓜上的黑頭髮,像是讚許他有聽進自己的話並且照作,有顯著長進。

  倏地,小個子指著旁邊大喊,他不由自主往那個方向看,發現自己受騙上當的時候,只見小個子的臉近在眼前,本來隱藏在瀏海之下的膽小眼神突然變得比卡通裡的魔王還要凶狠!

 

  他發誓,他真的看到光了!

 

  瞬間嚇到動都不敢動,而小魔王趁機一口吃光他盤子中的可口目標。

  小魔王吃乾抹淨之後,帶著計謀得逞的微笑。

 

  他可愛得像麻雀的「弟弟」呢?


  「Ich bin ein guter Schuler, nicht wahr?」(我是個好學生,是吧?)

  臉色發青的藍儂雖然聽不懂,但卻驚覺自己好像喚醒了什麼的生物,從可愛的小倉鼠變成了可怕的……?

 

 

 

 

-----
啊,我也好久沒寫文了Q口Q
將近四千兩百字啊尬的~雖然不多但對敝人來說非常多啊啊啊啊
被鬼打到了啊尬的啊啊啊啊啊啊嗄
有不通順、有誤處或德文寫錯請多指點QQ
另外,那個「u」上面應該要有兩點的="=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