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516

 

──謹以此文祝好友hownowater生日快樂。

 

 

 

欸,欸,欸,欸。

 

怪獸。

 

 

他把手輕輕貼近那個人的胸膛,細細呢喃。

 

那個人感受隔著心臟的位置不屬於自己的,柔嫩,藍天般的溫度。


無聲地回應著,那個人繼續親暱,緩緩,不容拒絕,他也不想拒絕。


幾乎是肌膚蹭著肌膚,曼妙地起舞。


兩條蛇一般在彼此身上蜿蜒爬行撫摸纏繞。


腹足沿下的液體在肌膚殘留。

 


欸,怪獸。

 


那個人雙手順著脖頸弧度延伸而上,捧著他的臉頰。


他發出聲音,具象的辭,卻似乎沒有實質的意義。


他想傳達什麼訴求,也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


手指與那個人的頻率交疊,在那個人的肋骨游移。

 


乾燥的嘴唇一如瓶罐裡的薰衣草,帶著陽光滲透的熱度。


那個人只是徘徊,在他的眼角,在他的嘴角。


又菸又酒,反應在那個人的觸感上。


逗得他些微搔癢,還有些微刺刺的鬍渣。

 


不時他會深入那個人的耳際那個人的髮。


感受耳垂的冰涼柔軟,與其上纖細的絨毛。


遊走於叢林中,他是跳躍滑行的飛鼠,茂密的林葉間,呼吸世界唯一的氛息。

 


欸,怪獸......。

 


那個人的吐息在他額際,臉頰輕巧地掠過他的,似有若無的靜電交流。


得不到回應,他百般聊賴。


也許是這空間太過寂靜,所有的聲音都被物體吸收。


那個人已經潛伏進他的褲頭。

 


欸,什麼時候解開的?


他沒有問出口。


他將腰淺淺上提了些,更加服貼那個人微微拱起的弧線。

 


那個人笑了一下,而他不明何意。


只是自然地闔上眼簾,那個人又在上面親吻。


口腔內濕熱的聲音,讓他眼球不自覺地顫抖,每秒幾赫茲。

 


隨意修剪的手指摸索著應該熟悉的國境。


指腹上某塊地方特別像落葉,刮劃些痕跡。


想伸手去抓撓,他卻還是順著引力往下。


頸動脈、鎖骨、隆起的胸線、

 


韌性。

 


平日接觸不到外界的腿白皙有如破土而出的幼蟲,如今接觸仰賴的一切。

 


直到他捨棄手掌改以指尖繼續下滑,直到接近外側的地方。


那個人彷彿被按下暫停鍵。


全宇宙因此無法思考,他卻像接通訊息,抬眼。


那個人動也不動,隔著這樣的距離看向他,手放在那個地方。


那個人盆骨與膝蓋的中間,肌肉繃緊。


他收起腿,相抵。

 


欸……怪獸。


嗯?


那個人摸摸他的髮,從眉骨至額頭,從額頭至額際,翻梳。


那個人的聲音,像曬過的棉被,卻又經過喉嚨,有酒後菸後爆肝後的黏膩。


他想起互相親吻的水潤。

 


他的指尖也停留,在淡色的突起。


然後張開手掌闊葉,以開花的速度,籠罩半壁江山。

 


欸,也許…我是喜歡波霸的。

 


笑了笑,他的掌心被那個人心跳以外的動力震盪。


手臂默默向上,將那個人的頭顱拉近。


宛若藤蔓本能纏繞,依附卻暗藏侵略的姿態。

 


那個人埋在他的頸窩,舔嗜。好像一片向日葵田的熱度。


他還是在乾燥中被濕黏粒感嚇了一跳,肩膀觸電。

 


那個人稍微停頓。


接著,雙手與全身在他體側等速退潮般地下移。


那個人的瀏海與他的肋骨他的腰際。


原來屈起的膝被那個人的手肘順勢推倒,一路褪開他的文明。

 


就讓你看看,林杯哪裡很霸。

 


背部皮膚與床單燠熱著,於是他小伏撐起身。


白淨的手指如他禮讚過那個人的動脈喉結那個人的肩頭。


再橫空覆蓋方才那個人遺留的稠。

 


他的左手支著上身他的右手落在織料上抓起被角。


那個人扶起他的膝窩,平穩而堅定,肌肉隆起的形狀強悍而美麗。


不詢問,也無需詢問。


視線軟軟釘固。

 


那個人又更張狂了些,蓬鬆的髮有如獅王,而他將被角置於齒間,微笑。

 


欸……怪獸。

 

 

 

 

 

 

 

──────
本想是生日賀文就不要有題目orz(想不到

寫完了!我該說什麼!
小總生日快樂!!!!!快注意沙發怪啊!!!!!
希望尺度跟氣氛拿捏還可以啊啊啊O口O!!!
我很清純的!!!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