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衍生

青黃(青峰大輝X黃瀨涼太)

OOC

 

 

 

「小青峰,好久不見!」

 

啤酒配電視,節目裡搞笑藝人與出新寫真的女星正談論著貼身私密話題作為宣傳到一半,下班就頹廢在家的男人聽見鈴聲後,懶懶的撈起手機接聽,還沒把「喂」講出口,對方已經迫不及待先打招呼。

 

「哦,很久了嗎?」青峰關掉電視,空出手按捏雙眼之間的穴道,半靠沙發,將通話的時間權當休息。

 

自從累積了足夠飛行時數,經歷遞交申請、內部升等考試、不間斷的出勤,黃瀨終於如願轉國際線後,兩個禮拜、一個月見不到面幾乎是家常便飯。

 

說久,三十天確實有些久。九十次吃飯的時間看不到人、六十次醒來與睡前看不到人、三十次回家聽不到互相問候「你回來了」、十手的啤酒找不到人對飲。

 

說短,三十天其實也挺短。月曆換了一張、警署輪值表換過一次、跟國中隊友照往例聚過一輪、每月自動扣繳的房屋貸款又少了一次。

 

今天也是一天結束,沒有什麼不同。

 

「好過份!是說,剛剛臨時跟同事調班,所以要晚幾天回去,有傳好幾張照片給你晚上想念我喔。」

 

「什麼照片?」

 

知己知彼的黃瀨反射性聽出語氣裡的涵義,意會過來他不是問「什麼樣的照片」而是「什麼,有照片?」,旋即用手摀著嘴壓低音量,惡狠狠說道:「小青峰都沒有收信嗎?信箱吃太飽會吐出來的喔,快收信!」

 

青峰聽到黃瀨向自己示威似的、想跺腳又顧及人在外面死要面子,改用加重腳步催促的聲響。

 

還有旁人說話的聲音。

 

很微小。

 

「你也差不多點,每天發這麼多沒料的訊息誰會有興趣……」趁著對方哇哇亂叫的時候,青峰將通訊設定為擴音,滑幾下瀏覽,螢白的光映在深藍色的虹膜上:「啊,找到一封有夾帶檔案像垃圾信的東西。」

 

「好過份……我真的會哭的喔,看照片猜猜我在哪裡,猜到就原諒你。」擴大後的音質有些粗糙,傳來故意壓扁哽咽的聲音表情,下一秒又重新振奮精神,和人玩起猜謎遊戲。

 

「無聊。」客廳茶几上的鋁罐都空得差不多,青峰起身至廚房,從冰箱冷凍庫取出剩下兩罐還沒變成冰沙的啤酒。點開照片看過後,再度將手機設定調回手持貼回耳邊,安靜的空間中只剩下從輕薄金屬機體裡透過電波傳送的人聲及背景聲。

 

「猜一下啦,敗偷──」黃瀨不斷被吐槽,由於所處的環境相當嘈雜,接話須稍用些力氣,加上裝可憐還接到破音,「啊對了,我在挑要寄給大家的明信片,小青峰喜歡……」哪種紀念景點。

 

「不用了。」關上冰箱門,回客廳靠著沙發坐下後,單手打開鋁罐。

 

「不要拒絕得這麼快嘛,我們關係這麼好──」

 

相較於另一頭的嘈雜與亢奮,關掉電視後,條件已經足夠青峰去分析黃瀨四周的環境。

 

和打籃球時一樣,除了視覺的觀察外,從球拍擊地面判斷傳來的方位遠近、從鞋底磨擦的細微變化判斷動作起始的時機,加上多年從警辦案累積的敏感神經,縱使青峰自己沒有意識到,也已經內化成反應的一部份,外表看起來好像漫不經心,實則早已自然而然地在腦內拼湊所有可探知的線索,逐步建構案件狀況。

 

雜音原來因為距離有些遠導致模糊,忽然被什麼東西掩住,只有一瞬間傳來揉玻璃紙般的聲效,隔閡去除之後,新增一直伴隨在黃瀨旁邊的瓶罐碰撞聲。

 

儘管比起一般的購物狀況,黃瀨很小心翼翼減緩手擺動的幅度以降低碰撞的頻率,不知道是青峰太專業還是黃瀨壓根沒打算完全掩飾,但仍然聽得見。

 

青峰更是捕捉到,掩蓋於聽孔的手指移走的那一秒,女性聲線客氣地招呼:「謝謝光臨」。

 

「誰跟你感情好。」

 

是日本語呢。

 

青峰聽著另一邊的腳步聲,有幾秒鐘像追趕著什麼越來越急促,又有幾秒鐘彷彿不敢向前邁進的漸緩、緩至幾乎整個人消失。

 

接著電話彼端經過熱鬧的街區,打開車門坐進皮製座椅關門的聲音,配合兩人之間冷冷的、靜靜的、淡淡的呼吸聲,「……小青峰,你在生氣嗎?」黃瀨的嗓音開始變得飄飄的、虛弱的、帶點不安的,深怕說錯什麼的。

 

自從兩人開始交往之後,青峰雖說不上百依百順或呵護倍至,但比起還是隊友、朋友的時

期那樣毫無保留的冷嘲熱諷,卻已經是相當包容,更不曾像現在這般不冷不熱。

 

不安。

 

「沒有。」心中計算著時間,青峰咬著啤酒罐回道。

 

手中的啤酒是家中最後的存貨,他將手邊的鋁罐壓扁,起身拎上鑰匙。

 

住宅大樓區到了晚上,由於住戶皆十分自律,因此只偶有動物騷動。不遠處與聽孔內雖然有些許時間差,卻幾乎算是同時傳來車輛駛入及臨停熄火的引擎聲響。

 

停頓了一下,覺得還不夠,青峰又道:「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

 

「我、我做了什麼……?!」黃瀨被這毫無頭緒的反問惹得慌亂,青峰那頭鑰匙串叮噹作響更引起他的反應,「小、等等,小青峰要出門嗎?!不行!」

 

「為什麼不行?」青峰反問。

 

那邊進入室內環境,迴響「啪」、「啪」拍打按鍵的輕微回聲。

 

 

「叮咚。」電梯門打開了,腳步是有些小跑步的,皮靴厚底敲擊焦急的頻率。

 

青峰輕笑著側耳細聽,在玄關旁放下鑰匙,右手繼續接聽手機,左手握住門把,旋開,門外如他計算的,站著他等待的那個人,他熟悉的那張臉,以及他沒有預料到的薄紅色的眼角。

 

原本滿心惶恐的黃瀨像是驚訝於他不屬於負面情緒的表情,頓時可憐又帶著傻氣。

 

 

「喲,愚人節快樂。」

 

 


滑壘成功XD!

今年寫最快的一篇短篇,就是個想騙人反被騙跟知道要被騙先去騙人的故事XDDD

 

,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