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衍生
火神X黑子
OOC(大哭)

 

 

  黑子哲也眼中的火神大我總是隨性得可以,舉例針對觀察到的服裝部分來說,剛開始幾次走在他後面,制服釦子不知為何淪為裝飾品,任由外衣隨著步伐彈性張狂飄揚,一陣風吹來,從後方看去,擺動的像花枝優游在海裡。

 

  黑子自認一向淡泊交際,但看在同社團的份上,他思考著是否需要上前提醒他把衣服整理好,而在猶豫的過程中,觀察目標──火神大我已經大剌剌地穿過訓導主任的臨檢,無視糾察委員在板子上不停用紅筆紀錄。

 

  操行點數就跟吃進去的漢堡一樣不用錢似的揮霍,跑幾個來回便全部消化完畢。平常人至少還會作作樣子,他卻一以貫之,不久主任也放棄訓斥,手持不求人嘟嚷著「看在校隊的份上……」便由著他去。

 

  莫非這就是世人給予才華的自由?他想。

 

  可是造天下萬物的神明是公平的,才華僅止於籃球的才華。

 

 


  火神大我眼中的黑子哲也總是穿戴整齊,照理說襯衫質料極度容易添上壓痕,但他仍舊能整天保持胸口背後熨燙平整,筆直得如他的脊椎。

 

  有幾次走在黑子後面,距離不過數步,看著他捧著書,輕飄飄地晃過熙來攘往的人群;下擺部分漂漂亮亮地紮在西裝褲腰際,外圍摺疊的部分跟女同學的裙擺一樣俐落。

 

  內襯連著制服略略透著膚色,像香港點心的蝦仁腸粉,他忍不住鑽上心頭的饑餓感,回想滋味似的舔舔嘴唇。

 

  社團訓練結束後總是渾身黏膩,換回制服更加不舒服,火神以為他會趁著放學沒有糾察人員管束而跟大家一樣把衣服全拉出來,只是一次、兩次,幾個禮拜下來這種小小的無聊的好奇全都落空。

 

  也許這是文藝青年的不成文弊病?他想。

 

  可是這個傢伙卻捨棄靜態社團,時間盡數投入籃球運動之中,讓人不解。

 


  開學後隨著相處時間拉長,不得不與自然而然間,人與人開始熟稔,學校成了謠言、流言、傳言散佈的溫床。

 

  籃球隊在城凜高中眾社團中成績亮眼,火神又是球隊新秀中的佼佼者,自然成為眾人注目的對象。短短幾個禮拜便能輕易從同學與社團言談間耳聞不少有關他的事情:他凶狠的外貌、他偏好動態的興趣、他會順手助人的熱心……加上黑子觀察到的,不習慣使用敬語、上課都在睡覺不擅長唸書、驚人的食量、誇張得跟漫畫一樣的跳躍力。

 

  花枝的鰭在球場,羽化為陽光般的雙翼。

 

  其中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火神宣告立志打敗「奇蹟的世代」,他一點也不感到意外。黑子的喉嚨突然一陣乾癢。

 

  就像一直尋找著寶藏的冒險家,從岩石的縫隙中窺見超乎自己所預料的藏寶規模般,興奮於幸運、懼於未知的報應、即使如此、即使被眼前高大的隊友評判得毫無上場價值,仍一意孤行的執著,握著奶昔紙杯的手此刻微微發抖。

 

  「隨著光的強度而改變,光越強,影子就越濃……」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

 

 


  即使火神向來對八卦不感興趣,隊友的小道消息也或多或少從各種方式進到他的耳朵裡,例如日向前輩的、相田教練的、傳說中的木吉前輩的、水戶部前輩的……他不知不覺間聚精會神,像等待著什麼。

 

  他的訓練後行程是MJB的香草奶昔、他喜歡閱讀、他的食量只有一小碗飯、慣用毛巾是淺藍色、經常消失……消失,然後火神發現,他從來沒有從這些流言中聽過任何人提起黑子,這些存在腦內記憶體的印象全是自己觀察得來的成果。


  這點讓他很意外,也許又很符合,那種神出鬼沒、就連自己也不一定每次都會注意到的存在。火神對自己能作出結論感到非常得意的在心中暗自點點頭。雖然這麼不起眼,但態度倒是挺囂張的。

 

  「作為你的光芒下的影子,我會讓你成為全日本第一。」

 

  明明沒有任何實力的味道,也沒卻剛見面就說要幫助自己打倒「奇蹟的世代」什麼的,消失的籃球究竟可以配合自己到什麼程度,反而讓人躍躍欲試得都可以再吃下30個漢堡了。

 

 


  各懷心思,害怕也好、不安也好、興奮也好的同時,他們也開始思考「他」是個怎麼樣的人,與自己並列光與影,而在真正拿到實績之前,口說無憑終究不足以為據。


  提早自習的午後,距離練習還有兩個小時,黑子一如既往地在圖書館尋找幾位作家的書,天空七成的藍色跟三成的橘色穿過木質的窗框,使室內物體線條模糊而柔和,加上圖書館終年使用空調控制溫度及溼度,讓上了整天課的身體及眼睛感到十分舒適,黑子更加怡然自得地在這慢慢消磨時間。

 

  黑子一櫃一櫃隨意瀏覽,在看到熟悉的辭彙之前,也許被特異的書名吸引、也許被強烈的配色提起興趣,偶爾手指勾出全書細細端詳,翻閱幾頁又放回架上;或看到曾有閱讀印象的著作,重新瀏覽幾個經典的片段,又繼續安靜地尋覓;黑子在格與格、櫃與櫃的通道中與幾個同班同學擦身而過。

 

  像隻蜜蜂鑽出洞前往下個書架縫,懷抱著採集到的花粉準備到角落小天地慢慢閱讀的時候,那個木香與紙息瀰漫的間隙,發現了意外的入侵者──正在伸懶腰的火神大我,細細克制著舒鬆筋骨的呻吟,自喉間帶著濁啞,拜敞開的深黑制服所賜,軀幹伸展的弧度很美。此時花枝也許可以改成蜂王乳。

 

  隨即火神也發現有人在看他似的,不經意轉過頭,滿臉惺忪,卻著實讓他嚇了好大一跳。

 

 

  「你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是火神君進到我的地盤,正開始觀察火神君而已。」黑子毫無赧色據實以告。

 

  「先說,這次可是我先搶到這個地方的,少拿MJB那套再來吐槽我。」火神手隨意掩蓋打哈欠而張大的嘴,露出凶惡的虎牙。

 

  就今天作時間點的切割來計算,確實是火神有搶先佔位的優勢,不過前提這塊不為人所察覺的隱密小天地,是黑子發現並已經長期獨享的位置──難得的,黑子當下沒有立即使用這個論點反擊,而是在不容易有表情的皮囊底下進行著腦內活動。

 

  怦咚、怦咚的,心臟的聲音順著血液打上耳膜之內。

 

  看見火神君的當下沒什麼感覺,反而在火神君發現自己的時候被震懾。

 

  他自我疑惑又愣了幾秒,感覺自己好像應該出言糾正火神,卻似乎錯過了黃金時段,導致產生一段奇怪的空白,現在不管是吐槽還是視若無睹都非常奇怪,更遑論找新話題並非自己的強項。

 

  
  黑子還在猶豫不決、暗冒冷汗的同時,火神彷彿沒什麼感覺也沒做任何反應,當黑子只是單純又用鄙視的眼神吐槽他一樣、翻過身抓抓頭髮,挪了個位置靠坐在牆邊繼續享受冷氣,登入周公Online。

 

  黑子對火神仍能旁若無人入睡的行為感到有趣,他維持在走道與書架的直角處蹲下,「睡在這會感冒的……啊,如果是火神君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是一定會感冒的沒問題還是一定不會感冒的沒問題?」火神懶得醒來,只睜開一眼與黑子對話,說完便繼續閉目養神。

 

  面對火神的反應,黑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習慣的小天地除了位置隱密,更因為離出風口都有段距離,溫度適中,體質偏冷的黑子才經常窩在這裡看書,待上幾個小時也不必擔心。現下讓人高馬大的火神佔據,仔細分析想法,他對小天地也沒有強烈到硬要火神醒來離開的程度,只得另尋他處。

 

  在嘈雜的球場之外,黑子還是喜歡安靜的。

 

  就像蜂巢一樣,一個六角形的空間裡,只能有一個蛹、一個人。

 

  「嗯?練習時間到啦?」緩緩起身準備到其他地方去,火神卻好像聽到聲響再度半睜開雙眼。

 

  「還沒到。吵醒火神君不好意思。」

 

  火神沒跟黑子一般客套,拍拍剛挪出了空位。

 

  黑子想,那大概是叫自己坐在旁邊的意思,跟之前被說著不熟而心不甘情不願讓自己坐在用餐桌對面的態度不同,雖然還說不上交情匪淺,但仍是出乎意料的邀請。

 

  沒有魚,但有蝦也可以。拉直制服、順過西褲將自己嵌入火神與書架之間,反正睡著的火神很安靜,也許可以慢慢學著適應看書小天地裡多一個火神。正打開首頁便聽旁邊的傢伙夢囈似的囑咐黑子,接近社團訓練的時候記得叫醒他。

 

  「原來是需要鬧鐘才叫人坐旁邊?」黑子看著前言點點頭,進入第一章節的時候想。

 

  藏在腦海裡的疑問不急,等火神都醒來再問問本人吧。

 

 

 

 


  「為什麼連你都睡著啦,笨蛋嗎你這傢伙?」

  「哈……真不想……被笨蛋神這樣說呢……」

 

  夜間,在明亮體育館之外,星空下的操場跑道上。

 

  離巢的蛹與涼爽的風。

  

 


 

5/18黑子ONLY(Shadow pass 2)是在攤位C2-香草夫夫快結婚-防腐劑無用喔喔喔

在這之前~他們究竟能不能突破現況有新進展.....(揉臉)XDDDDDDDDDDDDDDDDDDDD

 

再次感謝小圓的插圖支援(灬ºωº灬)

花枝與蛹 by 小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