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衍生

火神X黑子
OOC跟平行設定,關於打工的二三事
還是不會想題目,我的後輩真有趣(X)

 

 


「那邊、對,慢慢降下來──」

 

服務業,尤其餐飲界的速食業--面對顧客的第一線永遠講求時效與效率,不管是免費的微笑、出餐的速度,都是基本配備條件,只是沒想到,連時節氣氛的配合都得這麼迅速。黑子哲也抱著紙箱,看著即將被收起來的閃亮裝飾品們坐在摺疊椅上想。

 

不算感慨,就只是「想」。

 

不久前,當大學同學與路上的人們都滿懷著期待下班,也許魂不守舍地看著網頁上的套餐、也許偷偷到外面打電話確認花店的流程、也許提著要給家人的禮物紙袋,而他們這些聖誕節沒有女朋友的窮大學生已經早在前幾天被逼著簽下賣身契,某張畫滿聖誕節全日支援的班表。

 

其實早上還稍微有那麼一點感覺,但開店之後應付各種套餐兵荒馬亂、馬不停蹄,忙到不知今夕何夕不知不覺甚至連喝水交班的時間都沒有,直到送走最後一批點餐的客人與外送的訂單,結帳時更換收據紙,看著存根上的日期才發現,聖誕節結束了。

 

牆上的時鐘已經偏移過午夜十二點,店外的鐵門拉下一半表示結束營業。

 

突然靜下來的空間,突然慢下來的手腳,突然有餘力運轉的腦。

 

雖然也沒有特別慶祝的習慣,或者需要一起假藉節日之名行溫存之實的對象,但無聊的青少年總是懷抱有湊熱鬧的心理,想趁著機會做些難能可貴的大事小事之類的感覺,反正想想也不犯法。

 

認真說起來,連數天前流行的世界末日自己好像也是瀏覽過社群網站滿坑滿谷的轉貼及發言就過了。

 

不過想歸想,既然已經這個時候,失去了「過節」的藉口,連難得上升1度C的熱血也跟著降溫了。

 

從頭到尾放空對帳的黑子維持著呆滯的表情,獨自經歷不足為外人道的小小腦內糾葛。內心小劇場剛結束,門口就接上悅耳的歡迎電子音樂。

 

與寒冷的黑夜對比,半撞開門的來人大聲嚷嚷著,就跟他的髮色與聲音一樣照人而火熱。

 

「終於結束了,外面冷炸了!」

 

「辛苦了,請稍微休息喝茶暖暖手。」黑子頷首道,邊結束手邊收銀金額清點的程序,接過經理拖來的工程爬梯。

 

「等等,高的地方我來。」

 

火神瞥了他一眼,趕忙在看起來像隻白斬雞的後輩架好爬梯、右腳預備跨上去之前開口。

 

即使剛從外送任務中風塵僕僕地回來,火神也絲毫不摸魚偷懶,反而放置好安全帽與手套、圍巾之後,馬上自告奮勇承接適合他身高優勢的爬梯工作。

 

黑子微笑不與他爭,識相地各司其職。

 

身高排名前段的火神與木吉極其熟練地跨著梯子縱橫餐廳之間,俐落地繞過經過切割組裝的木條儼然成為他們意志的衍伸,他們各自仰頭將天花板上交錯的彩帶與金球拆下再丟至地面;平均身材的日向等人則將目標放在或高或低的牆壁燈串、玻璃噴花與花圈,再順手與經理收拾降落在地面的物品。

 

由於大夥垂直接力的合作,耗費將近三天非營業時間關在鐵門裡趕製擺設的各種聖誕裝飾,便在眨眼間拆卸破壞完畢,令人不勝唏噓。

 

「摧毀羅馬只是兩小時的事呢。」感慨之後,黑子望向與他並肩而立、露出疑惑表情的火神道,「聖誕快樂喔火神前輩。」

 

「聖誕節已經過啦笨蛋。」正拍掉身上亮粉與灰塵的火神。

 

「大概是沒喝奶昔的後遺症吧。」

 

「乾脆說世界末日快樂算了。」趁著機台尚未清洗,火神俐落用運動水壺裝滿香草奶昔,故意以餵倉鼠的方式將吸管對準黑子的嘴。

 

「世界末日快樂。」翹著嘴的黑子也不甘示弱,順著對方的動作與話題接續。

 

「有夠LAG的你。」被他隱藏在冷淡外表下的固執惹笑,火神揉揉他的頭髮,「哪些還沒裝箱的?我要扛去後面了。」

 

眼見陸續完成高處作業的壯漢們都彎腰投入撿拾收納的行列,黑子便轉移目標,跟著火神一同進行裝箱搬運的工作。火神三大箱,他兩小箱,在不遮蔽視線的情況下,黑子亦步亦趨跟著高大的前輩前往後院,來到存放預備用桌椅、包裝袋、紙杯及團康用具等物品的倉庫。

 

火神騰出單手拉抬鐵門,憑著印象往左摸找開關,小燈通電後約能在夜晚中看清楚室內的大致方位。

 

基於環保與節省的概念,店內活動的道具幾乎選擇可重複利用的類型,所以在節日告終後,便會承襲前人的習慣,收拾完畢按著紙箱外標示的字進行內容物與擺放位置的分類,以便日後尋找。

 

相較於熟門熟路的火神,鮮少從事苦力工作的黑子對倉庫內部感到十分新鮮。

 

「這裡好像防空洞。」

 

「嗯,如果又有世界末日的話,來這裡避難應該不錯吧。」不知是故意調侃還是配合黑子的興致,火神隨口重提起世界末日的話題。

 

黑子上下左右各看過一回,視線回到眼前,火神為了搬放紙箱而蹲低的背影。

 

即使聽起來像是在唬爛,仍然認真為自己準備奶昔的火神前輩。

 

即使越來越熟越來越無禮,對自己仍然放縱寬容的火神前輩。

 

員工制服隱藏的肩胛骨形成的光影若隱若現,場景像是昏黃的懷舊電影,他們身在其中,與世隔絕。


「世界末日的時候,火神前輩會來嗎?」

 

「嗯?」火神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但從前面自己說過的話想想,又好像沒有什麼邏輯上的問題。「你說到這避難嗎?要這麼說也是可以啦,說不定大家都會來,就變成避難同樂會了。」火神想到這個可能性,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就約好了。」

 

面對黑子沒頭沒腦的說著約好了,但約定了什麼?什麼時候約定的?火神腦中一片空白。

 

而黑子只是在黑夜中憑藉著微光直視著自己,平淡的聲線帶點空盪的感覺,虛虛浮浮的,像漂在冰汽水上隨時都會飛走的泡沫。

 

「怎麼啦,對這個話題這麼認真。」把箱子堆放整齊,確定寫著內容物的標籤全都朝外,火神將手掌與袖子的灰塵拍乾淨,再次蹂躪後輩的頭髮。雖然知道黑子不喜歡別人將他當小孩子看,但此時他覺得有必要藉此推散黑子說不上來的怪異。

 

「前輩是一個人在日本住吧。」

 

「嗯。」

 

「到時候,所有的網路跟手機都會不通,所以一定要提早先跟火神前輩約好,到這裡來。」

 

他的分析乍聽之下好像合情合理,但火神自認再怎麼不了解日本的生活常識,也不至於忽略掉種種盲點,從黑子本身的選擇到地點的選擇都有很多問題,但眼下跟平時打鬧不同的氛圍、不知為何的彆扭,在在讓火神不忍當面拂他意,再怎麼說,也是會陪自己耍嘴皮、明知過了仍然想跟自己說聖誕快樂的後輩。

 

這傢伙可能是擔心自己在日本無依無靠,如果跟大夥失聯會很麻煩。心頭浮現著暖意,火神拉著自己衣襬抹去黑子臉頰上灰漬,認真想了想,說,「不,我們還是別約。」

 

聞言,黑子順著火神不懂控制力道的動作將臉撇至一邊,稍稍掩飾某種莫名產生的失望。

 

「四年後的世界末日,我直接去找你,跑去你家找你。」

 

情況峰迴路轉急轉直下。不停想說服的前輩,突然轉了語鋒,還不知為何改變兩人會合的地點及方式。原來生怕達不到目的,甚至生了放棄得到對方口頭承諾想法的黑子反而意外地抬頭看了看火神。

 

「這樣就連錯過的問題都解決啦。」會錯黑子眼神中情緒的火神自豪地摸摸下巴,不自覺笑得極為爽朗,暖若冬陽。

 

看著對方呆愣、但被自己開導過後由緊張回復平常狀態的模樣,火神也了結心頭大事,走到電燈按鈕旁回頭道,「走了,大家在等我們了。」


黑子應了聲,加緊腳步小跑追上。

 

世界又回到一片漆黑。

 

----------

這裡是世界末日跟聖誕節都早就過的慢吞吞雷噓

你們趕快去結婚好不好

,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