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衍生,女性向

火神X黑子的火黑文,OOC跟平行設定,關於打工的二三事

還是不會想題目,我的後輩真可惡(X)

 


 

 

「好啦我走了,有問題打給我!......當然我是希望沒有。」

 

牆上的時鐘指針指向某種意涵。

 

將手邊出餐與整理程序做個完結,火神三步併作兩步地走到打卡鐘旁打卡。

 

只是前半句講得很瀟灑很張揚,後半句卻落了個虎頭蛇尾的下場。

 

壓根無視於其他人突然從看將軍變成看小兵的眼神,有著燃燒一般髮色的青年將頭髮撥鬆,脫下員工制服與圍巾,一一摺疊整齊收進背包,再穿起羽絨外套,對著前來換班還要繼續奮鬥的同事們說道。

 

天花板的音響廣播著電台分享的DJ介紹及排行版音樂,與仍有烹飪機器運作的工作區環境音相互抗衡著,內場人員交談都會不自覺放大音量。

 

「咦?是不能打的意思嗎?」

 

其中一名剛來交接換班,站在收銀台散發著生澀氣場的少年轉過頭來,聲音很小很平淡,帶點失落地問。

 

火神從嘈雜的空間中分辨出他的聲音,再被他藍得跟汽水裡的彈珠一樣的眼睛一看,立馬敗下陣來。

 

畢竟也是自己一手帶起來的菜鳥,雖然安靜了點但還算懂禮貌,總有些同事又像師徒的連帶感,要是黑子哪裡做不好了,彷彿也跟自己脫離不了關係。

 

「吼,好啦打啦打啦!不過我還要再考慮要不要回答你,應該不會有啥事啦,尖峰都過了,有不確定的就趕快問日向。」

 

「沒錯,可以問我喔。」比火神還更早進入單位的日向從旁滑步而至,帥氣地推眼鏡,背景寫著史上最秀麗的美男子終於姍姍來遲。

 

「說的也是呢,我太庸人自擾了。我會努力讓自己不緊張的,再見!」黑子目不斜視,對著火神誠懇道.

 

「沒錯,要相信自己做得到,那我先走啦黑子。」火神露出爽朗的笑容。

 

「要是打給你,就煮一個禮拜的便當給火神前輩吃。」

 

「喂。」

 

「那變成是處罰你還是處罰我啊!」一個禮拜都是水煮蛋的便當!

 

「不管是晚班還是便當都安心的交給我吧。」彷彿要確實讓前輩安心似的,黑子捲起袖子露出底下白斬雞等級的上臂,比了個大力士的姿勢表示自己的決心。

 

「你就沒想過平安的度過今天這個選項嗎?」

 

「不要忽略我啊喂!來吧前輩中的前輩在這裡啊!」

 

「吵死了!不想下班就給我打上班卡回來加到死!」

 

無聊打工男學生們的鬥嘴最後以經理精闢入裡的怒吼作結。

 

火神的家離高中母校與打工地點十分相近,被踢出店門後一路小跑步舒緩久站的腿部與背部肌肉,但因為路程對他來說實在太短太過於習慣,於是又沿著街區多跑了半小時。

 

通體舒暢地進入家門,正脫下鞋子旋即感覺到手機震動,在口袋與空氣共鳴發出嗡嗡聲,掏出手機看見螢幕上來電名稱顯示著工作地點。

 

「我是火神。」

 

「火神前輩。」聽筒傳來黑子的聲音,火神不知道該感到意外還是感到不意外。

 

「咦欸,我剛到家,發生了什麼問題嗎?」

 

「肚子餓了,好想喝MJB的香草奶昔。」

 

「麻煩耶好啦去幫你買……不對機台就在你後面吧!自己裝來喝啦---」

 

 

 

-----

等著水煮蛋七連發吧火神科科

對不起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啊啊啊啊QDQQQQQ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