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子的籃球衍生 ,女性向 ]

[ 火黑同人,火神大我x黑子哲也 ]

 

 

 

 

晴朗的藍天。

 

淺色系的外牆與木質的地板。

 

悠哉的假日,黑子哲也不同於往常窩在家中啃書的行程,而是被昨晚的一封簡訊約了出來。

 

「明天一樣,上午11點,球場入口。」

 

對方以平實的內容來,這裡以平實的內容回覆。

 

「了解。」

 

隔天一早醒來,配著早餐翻閱一部分的書頁消磨時間,才穿上簡單的棉質上衣外搭待會上場可脫掉的襯衫。服裝方面黑子有自己的堅持,除了必要的場合--例如球場上的球衣、學校規定配合季節的制服等等以外,黑子偏好穿著整齊得體的有袖類衣物,就是在家也不例外,跟搭檔的火神呈現反差。

 

估算著步行的速度,預計抵達時還會提早10分鐘的時間,便牽著後背裝飾小背包的哲也二號,像是要去散步般一手提著水壺與三明治前往與火神說好的球場。

 

通常是如此。

 

當經過轉角抵達球場入口,已經看見一頭醒目標記紅髮的火神在等待,並反常穿著襯衫而非運動衣時,他大約有十秒的時間還無法反應過來。

 

「汪!汪!」哲也二號扯著布繩。

 

黑子上下打量火神,發現他手上除了掛著一件黑外套之外,並無他物。

 

「火神同學,請問你忘了帶籃球嗎?」

 

同樣身為籃球愛好者的黑子家裡也有籃球,但平常練習幾乎都由火神負責攜帶提供外附簡便美味的便當,而他就負責帶二號出門與準備水和毛巾,毛巾現在就裝在哲也二號的小背包內。

 

雖然一開始對對方的奇裝異服感到訝異,但訝異過後是直接認為對方犯了十分腦包的錯誤,毫不掩飾地露出鄙視的眼神。

 

「馬上把你那令人火大的死樣子給我收回去,誰跟你說今天要去打球的。」

 

「沒帶球就想轉移目的嗎?真不愧是火神同學,竟然說得出這種話。」

 

火神聞言,頭撇至一旁,依照經驗法則放棄與擅於口誅筆伐的黑子進行唇槍舌戰,而是接過他手上的提袋,在他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走了,餐廳不會幫我們把位子保留太久的。」

 

「餐廳?」

 

火神沒有回頭應付黑子的疑問句,顧自地往前走,卻又維持在黑子能夠跟上的速度。略帶著緊繃的後頸肌肉與泛紅的耳朵讓走在後面的黑子下意識地緘默,今天導演的是擁有火焰般光與熱的那個人,他決定當個順從的背景,看看這個熱愛漢堡與籃球的青年究竟打的是什麼算盤、安排了哪些劇本。

 

乘著和煦的風光穿過街道,火神偕同黑子來到餐廳門口。

 

餐廳偏庭園式,外圈為蔓延金綠色藤類植物的獨立外牆,從門內看去,相隔著小片草地,接著中央是米白格調的美式平房餐廳,架高於草皮之上,除了室內,餐廳外環繞一圈木質地板,迴廊下佈置間隔舒適的地中海風情白色桌椅組,讓賓客可選擇讓自己感到舒適的空間。

 

火神直接前往迴廊,向拿著表單的櫃檯領班確認訂位資料,相較於自然的火神,黑子反而佇立在外牆的大門處。

 

 

無所適從。


 

牽著哲也二號,他不停在外牆尋找著有無寵物相關的告示。加上雖然有外罩襯衫,但身上的棉質上衣跟球鞋都在在讓他感到怯步。

 

放在側邊的手不自覺抓著衣擺,景色漸漸往下,眼前盡是球鞋前緣與草皮,火神卻在此時闖入他的世界,牽過二號的繩索,牽引他的視線直到滿是火神溫暖而不刺眼的笑意。

 

「你這傢伙在這發呆的話,除了我沒人會發現喔,快走吧。」

 

 

可是,你發現我了。

 

 

黑子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浸淫了一場沁涼的甘霖。

 

 

兩人入座迴廊下,火神將二號的繩索鬆開後套在專用的柵欄勾環上,讓二號自得其樂,而二號宛如脫韁野馬似的立馬跑出兩人的視線範圍,「汪!汪!」的聲音隨著距離遠去。

 

黑子反射地起身,怕二號亂跑影響其他的客人,或者與別人帶來的寵物們起爭執。

 

「別擔心,這家店我帶那傢伙來過了,牠跟這裡的店狗很合拍。」火神如此說著。

 

另一頭呼應似的傳來二號開心的叫聲與在草地追逐奔跑的聲響。

 

用餐場合雖然是公眾的室外開放空間,卻也不比在家,不適合將襯衫脫下露出汗衫,火神因地制宜地將入秋的袖子捲折至下臂,難得斯文的動作中又顯露一絲豪邁不羈;當他單手整理時,黑子也順手替他平順稍有歪斜的摺痕。

 

像是天空就該是藍色般自然。

 

火神此時才靜下來直視低頭為他整理袖子的黑子。

 

睡前在手機訊息上臨時起意的邀約、突如其來的行程。由於原本就是要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並未透露太多有關目的地詳細的線索。雖然已經估算過對方會穿得很簡單並帶著二號前來,所以才選擇這家能帶寵物一起享受用餐時光的餐廳,但還是造成黑子的困擾,讓他方才遲遲不敢進入。

 

那極其細微的小動作,火神大我都收入眼底。

 

以及帶著謊言的罪惡感,即使自信狂妄如他,都還是佔著百分之一的不確定。

 

好在對面的傢伙並未為此插曲有所委屈,脣形描寫著徐徐海風吹拂起的波浪。

 

餐廳玻璃門上的風鈴叮噹作響。

                         

也許,可能,黑子甚是帶著一點享受的。

 

黑子摺疊著兩人份的餐巾紙,並擦拭水杯與桌面。

 

他打量對面的少年深色菜單上手指,此時顯得格外白淨,指甲則終年修剪得乾淨,透著健康的粉色,同為籃球選手的關係,指節明顯卻顯著清爽的骨感。

 

「服務生。」

 

黑子很快就決定好搭配附有奶昔的副餐,以極小幅度晃著皮革製菜單,儀態得體的服務生隨之而來,微微躬身候意,待主餐至點心都確認復述完畢,他和服務生同時看向對面位置,狀似還在發呆的火神。

 

火神回神便看到兩雙低調等待著的眼睛,只得像是過人運球一樣快速的重新翻閱菜單,緊蹙濃密的眉頭只差沒抓亂頭髮掩飾,轉動著手腕上的錶帶。

 

「你看啥鬼……啊,不好意思,我要、這個,搭配A套餐,飲料是……

 

藉喝水的動作黑子掩飾猜想。火神剛才本來幾乎是反射性脫口出言不遜。表面上惡狠狠惡行惡狀,唯有像考古學家隨著時間從字詞組合出的泥板中刷開底下隱含著的體貼。

 

卻不知道為什麼而中止,改變了話鋒。

 

「嗯......我要這個、還有、」

 

火神一邊用指尖在攤平的精緻紙面點選,一邊喃喃自語著不具名的表示詞彙,像是說給自己安心又像加強給予服務生的指示。

 

服務生在等待的過程中仍然保持著訓練有素的微笑,黑子薄嫩的眼角流露些許笑意,隨後腦海中隱隱覺得有哪裡不對,現在這個跟他在一起的火神同學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樣。

 

「好久沒到這種餐廳了。」火神熟練地操控刀叉,將瓷盤上的排餐肢解。

 

在沒有度量衡標準的情況下觀感縱使因人而異,白色的瓷盤舞台中,六分或至七分的柔嫩肉體向上蒸騰著白透的熱氣,清澈的血水和紅酒醬融合流淌一地。

 

黑子的餐點也馬上送到,兩人一邊進食一邊天南地北地聊,包括提及發現餐廳的過程,引起黑子的興趣。

 

 

「這家餐廳算是二號那傢伙發現的,有一次你不是跟家裡的人出遠門嗎。」

 

語句構成雖然是疑問句,但因為對事實的瞭若指掌所以語氣上是直述句。

 

「嗯。」

 

「不是我說啊,你還是少出遠門吧不然我實在很不想跟那個小傢伙獨處啊……

 

「這件事情恕難從命呢火神同學。」跟家人相處的時間本來就是必須的,何況時間與地點與是否能攜帶寵物也不是他一個子輩成員能夠決定。

 

「總之下午想著既然都要帶牠去散步,就一起去慢跑了,路上突然覺得超級餓,手機上說有家好吃到炸的店有巨無霸挑戰啊就照著網路地圖跑過去了。」

 

「巨無霸挑戰?」黑子回想這家店的菜單與是否有特別企劃的字樣。

 

「當然不是這裡啦你腦袋裝奶昔嗎?」火神再度調整腕錶。

 

「火神同學才腦袋裝美乃滋,請火神同學說重點。」

 

將領子稍微拉開一些,火神繼續道。

 

「還沒跑到隔壁區才經過這裡的時候,那傢伙就被門口的店狗召喚過去啦,這個不怕生的傢伙,我本來想把牠拉回來的可是兩隻狗一起瞪著我……

 

「好難想像二號會瞪人呢,火神同學確定不是請求的眼神嗎?」黑子帶著憐憫的心情向火神求證。

 

明明是請求主人讓牠們一起玩,卻讓本來就懼怕狗類生物的火神情急之下誤會,自動轉換變成凶狠的眼神並非不可能發生的錯覺。

 

……嗯,大概吧。」火神好像說話渴了般,第五次喝乾水杯,連同黑子的份一起斟滿。動作中,椅背上的西裝外套掉落在地,看起來有點笨拙。

 

 

黑子吞嚥著,凝視火神老實紮入衣擺的襯衫底下的背部線條,隨著彎腰撿拾的動作,襯衫時而貼合肌膚,時而分離,像是寧靜夏日午後、風鈴繫著的紙籤,只是那紙籤有著厚度與硬度。

 

用髮雕梳整過的型,由於地心引力而有幾許散落額際,細微擺盪如葉片聞起來晴朗的頻率。

 

手掌支撐的另一半桌面,由於已經用餐完畢,早已被收拾乾淨,徒留玻璃製水杯,以及浸泡檸檬切片與聖女小番茄的涼水壺。

 

光源四面八方而來,穿過玻璃與水之後映在桌面與火神的胸口與焰澄澄的眸底。

 

火神重新披掛外套,不著痕跡地鬆動肩膀。

 

黑子看著瓷盤上還剩大半的餐點,被那炫目的光線撩動了些什麼。

 

「火神同學,好像真的是笨蛋。」

 

對方沒料到黑子竟然會突然殺來這句,不滿挑眉道:「啊?我今天的表現到底又是什麼地方讓你得出這個結論?」

 

「罄竹難書。」黑子嘆息,低頭一一將排餐切成塊,作勢塞入火神的嘴裡。肉塊即使冷掉依然挾帶香氣,對於仍在飢餓狀態的火神來說十足誘惑,但叉子方到嘴邊,卻又像耍賴的小孩子左閃右躲。

 

「自己乖乖吃完啦矮子!」「不懂你在說誰呢柱子。」同樣固執的雙方賭氣變成笑鬧,你來我往,還要注意音量,避免過於喧鬧打擾其他用餐客人的氣氛。小心壓抑的狀態,衍生近似偷偷摸摸的刺激。

 

最後是火神先敗下陣來,拿他沒輒地解決大半的食物,再拉高衣領舔舐偶爾濺上幾滴的紅酒醬與肉汁──焰紅的髮、火紅的眼、絳紅的舌尖與褐紅的漬印,被陽光的顏色烘托的讓黑子感到過於耀眼,明明是映在視網膜上的景象卻莫名使他兩頰灼熱。

 

 

 

明明是個笨蛋。

 

 

 

由於約的是午餐,結帳後天色還很早,他們牽著玩得樂不思蜀的二號漫步街道。


腦子裡除了酒飽飯足的慵懶氣氛,更不停在逐漸縮短的路途與時間急迫運轉著。

 

 

回去。

 

但是不想回去。

 

 

……接下來,送你回家?」

 

火神傾下視線看著黑子,問著口是心非的話語。

 

 

不想現在就分開讓你回去。

 

 

黑子低頭不語

 

「嗯?」

 

火神也不著急,靜靜等待。

彷彿就這麼拖延著靜默著,也是一種辦法。

 

黑子猛地抬起頭,張口欲言,卻欲言又止。

 

火神在看到黑子表情的那一剎那,旋即扯著黑子向不遠處的巷內跑去,二號以為是在跟自己玩追跑遊戲也開心汪汪叫;才過轉角,一個懷抱便簡簡單單將黑子完全收納在自己與牆壁之間,頃刻呼吸滿是對方的氣味。

 

而黑子早已不知何時,從背後抓住火神的衣料。

 

兩人皆不能自己。

 

「火神同學是笨蛋,餐廳什麼的、你明明就吃不飽。」

 

被溫柔地緊緊地擁抱著親吻的少年,偷著唇瓣分離的空檔毫不留情地戳破對方破綻百出的劇本,嗓音難得激動得有些發抖。

 

「嗯。」

「也不習慣穿襯衫跟腕錶……

「嗯。」

「提、提早到太做作了。」

「嗯。」

 

相較之下,主導的少年僅以鼻音作答,像在海底遇難的人,亟需水藍色的空氣,追逐、填滿對方的缺口。

 

火神半是試探黑子的肺活量,直到黑子喘息著一連揭穿十數個他精心安排的計畫,雙方激戰才戰告一段落。

 

「總有一、兩個做得還不錯的地方吧,矮冬瓜。」火神捏捏黑子紅通通的臉,裝得兇神惡煞道。

 

「提醒火神同學充滿洞的腦子,我們兩個遲早該移動到別的地方去。」雖然肺活量得到火神滿是調侃意味的表情讚賞,黑子仍需要埋在對方胸口喘著氣,幾乎是半坐在火神的大腿上努力平復呼吸節奏。

 

「汪!」二號的叫喚應和著主人黑子的說法。

 

確實,繼續待在這裡擦槍走火,更甚帶著寵物總不是辦法。

 

但火神仗著身高優勢,下巴靠在黑子髮旋上,「嗯……還好餓啊,除了MJ想不到其他地方可以去啦。」一把擋住搭檔企圖在自己腹部使用加速傳球的雙拳,「你那麼聰明,你說吧。」順便接收他向上掃射而來的眼光,濕潤的。

 

見火神分明蠢蠢欲動還裝瘋賣傻,黑子好笑地豎起兩手食指,分別搭在他的腦袋兩側,「只好加個絕對值了,感覺怎麼樣?」

 

高大的少年但笑不語,將他細而精實的雙手往後一帶,環住自己的脖頸。

 

 

 

 

 

 

 

 

外帶MJ跟黑子到我家,感覺怎麼樣?

 





完。


這裡是慢吞吞的火黑迷OWQ終於寫完啦~~哭哭

然後火神帥死了我要在你們兩個的身上寫個「萌」字~~~Q口Q////////////////

by 小圓  

ps.當晚拿到小圓的插圖的我是人生的贏家>口<~~~豪可愛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圓
  • 看完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初次約會嗎?
    小黑子那種雖然沒準備好,卻一切順其自然的淡定好棒!小火神拎外套害我誤以為你是富二少,明明有事先計畫結果還是敗陣了果然是最可愛的笨蛋!
    這兩個明明是小情侶,互動卻完全老夫老妻,請幫我把萌字n次方一下。
  • 小圓喔喔喔喔喔我愛你啊啊~~
    肯來看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想不到還有留言跟插圖可以拿QAQ/////////
    小黑子完全就跟定之後會被賣掉上社會版的類型啊(萌)
    然後火神不是我說一定是高富帥ˋAˊ!!快嫁給我!!!
    這種明明才剛開始可是卻對對方聊若指掌(畢竟是先從搭檔關係開始)感覺超棒的_ (: 3」∠)_

    Rashy 於 2012/11/13 1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