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バス衍生同人,火神X黑子向,無法接受者請斟酌。



如果舔上去,然後他的眼睛會……?

 

「……嗚啊,好痛!是哪個手賤嗑藥的!」反射抓住彈擊自己額頭的物體,正起身尋找某個急著想下地獄的王八蛋,便因腰後突如其來又很熟悉的猛戳失去重心,又倒回座位。

 

「古文老師正在你的左前方,看起來非常地火。」前後不過一、二秒的時間,少年尚未反應過來,後座同學兼隊友旋即好心地在實質肉體協助之後,買一送一在自己耳邊附贈言語提醒。

 

抬頭一看,眼前中年男子面色確實像酸黃瓜一樣綠,少年抓抓後腦的亂髮,留下酸黃瓜老師和成群坐在椅子上像高麗菜的同儕。

 

出了教室之後,應該在走廊反省思過的歸國少年反而直往福利社前進。由於多數人都還被困在墓碑般的小填鴨圈內,糧食競爭者趨近於零,正為自己大呼幸運的少年順手往口袋一撈,卻發現身上只有數枚銅板,與剛剛從白日夢帶出來的小截粉筆頭。

 

咕嚕咕嚕!

 

跟著主人受盡睡眠不足之苦的胃部歷經蟬化似的長眠開始發布飢餓訊號。剛才離席地太乾脆,錢包也很乾脆忘在教室裡,這種個性造成現在銀彈不足的狀況,甚至沒有手機可以遙控同學救救老殘窮。

 

「火神同學收文具的速度讓人嘆為觀止呢。」

 

如果那傢伙在旁邊的話,一定會這樣說吧。那個好像不吐槽自己跟沒奶昔喝一樣要命的傢伙的話語猶在耳邊立體而清晰;因為身高差距,總是率先入己目的眼睛洩漏嘲笑。

 

到達頂樓,水泥建築被曬出硝煙似的焦,混雜著塵屑的乾,少年囫圇吞下只能稍微充飢的麵包,旁邊傳來予人降溫意象的碳酸飲料溢氣聲。

 

「火神同學,請用。」

 

「啊,多謝……噗!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從火神同學出教室就一直跟在後面喔,順便買了剛剛你沒買的炒麵麵包。」

 

「感激不盡,錢待會回教室還你。」少年餓到不願浪費生命在小如芝麻的疑點上,例如那傢伙為什麼要跟著出來遊蕩又跟著自己,便同時拆開數個麵包狼吞虎嚥,直到臉頰肌肉到達最大負荷係數。

 

「不客氣,是火神同學的錢包贊助的。」雙手終於騰出餘裕,對方提呈厚度明顯減少的皮革製品以玆證明,從皮肉到聲音都缺乏表情,卻充滿理所當然的氣場。

 

……」連你現在在吃的套餐也是嗎?少年盯著對方,但可惜對方視若無睹。

 

「還有這袋,早上明明路過卻沒買的早餐。」頓了一下,「睡眠不足就算了,竟然會忘記食物這檔事,真不像火神同學呢。」

 

聞言,少年忽感到臉面發燙,估計是日光照射角度位移,曬到角落原本有陰影的這裡。

 

「沒有比賽也可以睡眠不足,火神同學已經超越小學生的境界了吧,是半夜發春偷看色情書刊的中學生對吧。」邊說邊豎起大拇指。

 

「什麼啊這混帳!」零秒出手,極度窘迫的少年作勢要折斷對方存心挑釁的指頭,兩人瞬時形成面對面的態勢,近距離直視連日來擾亂自己的元兇,「啊」了一聲,像個不戰而敗的逃兵,鬆手別過頭去。

 

鬥嘴暫停,任由雲朵與微風組織成的安靜帶去橫亙著的微熱。

 

右手邊藍色瀏海飄蕩有如風鈴的韻律,白色的襯衫底下透著些許清淡,像上次速食店推出的香草芒果夏日限定口味奶昔。

 

經由大氣媒介,傳遞水母般似有若無的涼爽與熱帶的香氣。

 

「天空好藍呢,火神同學。」

 

「嗯……啊,是啊。」

 

僅有風聲與環境音的空間連同思緒被阻斷,少年反射應答。

 

偷覷著隊友屬於文藝派的側臉,晴空般的眼瞳映著像合宿集訓時令人心神嚮往的沙灘波光。少年想起天空的藍來自雷理散射(Rayleigh Scattering),由於波長短而顯再反映於海,那麼隊友現在眼底呈現出來的,又是屬於誰的光彩?

 

等到少年再回神,隊友已然好奇地與自己對望,好似詢問著什麼。

 

寧靜的注視中,少年空轉著腦袋還是分析不出為什麼會有人不喜歡這雙永遠直視前方的眼睛。

 

至少,他不討厭。

 

少年咬著麵包作下結論,鈴聲悠然。

 

-----------------------------------------
我想到了!

可以叫籃球笨蛋戀愛日記!!(哪招

分上下篇之後發現其實很短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