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雜

  副社長也不盡然隨時都像副社長。

  坐在台階上他一口口喝著啤酒,忽然有人重拍了他的肩膀,餘光看見社長一派輕鬆地跳坐在旁。


  他預備了些說辭,然後在地上迸出的深色點滴中休止。

  趁著衣服還沒涼透,著手收拾要離開的時候,他的眼日食般被遮罩。

 

  「這一切都很正常,所以不要躲他。」。


  我們都了解,即使悲傷或什麼。

  只是有太多只是。
  

 

  他不躲,輕輕往後靠,感覺微啟而亁澀的下唇表面逐漸濡濕。

  流入乾渴舌尖的雨水不同於他的預期,不酸,也不甜。

 

------------------------------

一切近於無言。

大家的解讀是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