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扁扁肉肉的腳底板撞擊瓷磚,在厚實的水泥夾層產生震動,傳導到地面相連的眾多隔間,自然包括病人修養的房室。

 

映入視界的,是怪獸背倚軟枕,裝備眼鏡閱讀平時兩人放在床頭櫃的讀物,畫面愜意如詩如畫,使製造宛如哥吉拉夷平首都拔山倒樹而來之氣勢的來者也不自主地感染安逸的情緒。

 

坐下按捺殘存的生理影響心理煩躁感,將頭髮亂擦至半乾,才彎腰將風扇型的電暖氣打開,橙紅帶著火色的怪異燈塔盡責地將室內冷空氣驅離。

 

這兩天睡睡醒醒的怪獸看了他一眼,見沒有下文,便繼續看書,偶爾取保溫杯補充兌了電解質飲料的水分;他把筆記電腦端上床沿,想不出來如何以文字表達,遂搬來繪圖板,打開繪圖軟體介面在電子畫布塗鴉、清除、塗鴉、清除。簡直像暴雪驟於都市,隱藏整個轄區的廢棄物與生物屍體,雪融之後顯露純白之下的腐臭與髒汚,復又重新掩蓋。

 

他畫了一個躺在蘑菇傘床的青蛙,選色吸管填滿後在#88FF27與#99FF25之間搖擺不定,乾脆將畫面轉向面對房間裡的另一個人。

 

「欸,你覺得哪個比較好?」說著,手指在ctrl和z上作顏色的切換,幫助閱聽人了解自己目前面臨的嚴重問題。

 

「……這兩個有什麼不一樣?」
「明明就很不一樣!認真一點看啦!」他拍拍床鋪。

 

怪獸捧接他的手,兩人掌心正好貼合。

 

「啊你剛剛怎麼哀這麼大聲?」

 

順著怪獸目光,他看見自己的皮膚泛紅,從指尖延展至手背與手心相同擴張至小臂,隱沒於袖口但未曾消褪的彩度,推論其他表皮應該也不能倖免,呈現水蜜桃鵝黃與粉紅相交處的均一嫩色。

 

隱隱還有點刺痛。

 

「沒啦,是我自己沒注意……」從莫名的耍賴中清醒,他打哈哈帶過。

 

太丟臉了,不管是之前還是剛剛。

 

因為太鬆懈,腦袋幾近停止運轉,忘記水閥溫度控制的指針還停留在兌熱毛巾時的刻度,所以開啟之後約50度降下通過短暫空氣熱能散失落在身上約40幾度的細絲澆淋,習慣寒冷的表皮瞬間無法適應,人體最大的器官承受著感覺神經傳導的撕扯。腦袋立馬清醒。

 

這種前因後果,說了像是指責,但歸責結果則不然。

 

雖不至於燙傷,但本來想放鬆的情緒被意外斬斷,沒有享受到反而遭受更大的驚嚇,因此心情亂糟糟的,但又好像不只是經下單一原因造成,這種心臟被塞入糯米似的感覺好像更早就有,混著鮮血,以體腔的熱度、腦細胞死去的速度蒸熟。

 

「怎麼這麼不小心哩?」怪獸憂心地低道。

 

聞言,滿腹的委屈與疲累與刺痛傾刻集中,密度如鋼刀,將腦殼的內容物旋轉絞為肉末,黏糊感順著血管輸送至四肢百骸,依稀還可聽覺濃稠流動。

 

疼痛以上,快感未滿。

 

無可名狀的灰暗遮罩視網膜,直覺反射地希望從對方口中得到不同的東西。

 

他推走筆記電腦與繪圖板,趴在怪獸腿邊,像是虔誠的信徒,彷彿越是靠近越能祈得救贖。
一旁電暖燈塔搖頭晃腦規律地來回,猶如潮汐一波波地洗滌。

 

「對啊……不曉得為什麼,做事越來越煩躁,不知道耶……吼,我為什麼現在會在這裡發呆啊,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怎麼這麼累……」

 

臉對著怪獸,但是精神已經有點渙散,進入好像有看到怪獸,卻又好像不是在看怪獸的時空。自喉嚨溢出的言語充斥跳躍與冗言幾可歸類意識流之喃喃自語。

 

髮漩處依稀被溫柔撫摸著,人體與人體的接觸平添安神,比任何晚安曲、薰香都來得神效。他覺得像躺在棉花糖上一樣舒服,臉頰貼緊材質極好的床,欲冬眠的蛇一般,憑著潛意識之下的本能運用腹足鑽入棉被,游移到烙印在身體裡的──屬於他的位置。

 

怪獸略移姿勢,讓他能更無負擔地偎著囈語,斷斷續續地一會兒胃酸想吐,一會兒又虛弱比手勢說著可能是熬夜咖啡喝太多、迴光返照、心肌梗塞、忘記看海綿寶寶、第一次全寫完之類狀似不著邊際的片段。

 

看著他更像病人的狀態,怪獸摘下眼鏡低低地說:「嗯,哇攏哉影(我都知道)。」

 

「蛤?什麼?」未料到有回應,他遲緩幾秒才反應過來。

 

「為了天才主唱的名聲嘛。」

 

「……屁。」仰躺。

 

「為了下一張專輯的進度嘛。」

 

「聽你在畫虎濫……」背對。

 

「為了不要睡懶覺的時候被吵醒嘛。……」

 

沒有停下對髮絲的撫弄,怪獸連續說了幾個答案,都不得他的青睞,隨口敷衍鬥嘴,終於準備陷入淺層睡眠的時候,有句話,讓他睜開惺忪的雙眼。

 

陰霾被剪開,豁然開朗,腦內一片清明。
他仰望怪獸淺淺的笑,漫出的溫柔叫他狂戀,沿著目眶泛起溼熱。
房間安靜得好像從來沒有人開口說話過,但他確定,他聽見了。

 

毛線堆裡的橫衝直撞,此刻全部有了名字,有了意義。

 

 

 


────
大家好,這裡是,又看到日出跟吃到早餐的,雷★噓(ゝ∀・)ツ☀

 

生病的軟軟的團長好誘人啊,腦內想像那光景忍不住半夜就哈啊哈啊的,至於主唱在下很努力在虐待他但還不夠狠啊科科科最喜歡虐待他了造福團長就是獸控的使命啊!但是不能偏離主題所以頂多讓他累一點就好,團長好好享受主唱難得的侍奉吧~雖然很抱歉是吃噴……

 

在下在可能的時間裡很努力做最後的審閱修飾,要修改的地方,就,請多鞭策,然後再來修改,啊哈哈哈哈ⓞДⓞy━・~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