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稿:2009/06

發表筆名:搖滾存在(Rashy)

◆◇◆◇◆◇◆◇◆◇◆◇◆◇◆◇◆◇◆◇◆◇◆◇◆◇◆◇◆


  上個月收到的請柬,寄件人地址就在這個地方。

  純素的紙片,上頭有明顯獨立設計款的花樣。

  當下我心生拒絕,收回蓋滿郵戳的信封,就擱置在一旁的電話几上。直到死黨菜花打電話來我才又心生動搖。

  若說是我被菜花說動,那絕對是百分之百的謬論。

  我想的是,不只是自己,菜花也來跟自己確認,那麼一干高中時期的好友理應都收到了請柬,那時到場的親朋好友們必定不在少數,而自己被發現沒出席就太難看了。

  並不是要掩飾既成的關係,多數人都知道我跟朋友是怎麼回事,就算遇到不知情的人,我也不會刻意去規避什麼,自然而成就好;煩惱的是,一旦不出席,讓人認為是我小心眼,落入日後茶餘飯後的話根,或者調侃自己的酒話。


  這因果我一向是能避則避。


  但無論如何,我還是不想去的。


  電視常有明星高喊感性大過世界,學者登高呼籲人該理性面對世界;其實感性與理性其實都一樣重要,兩者皆關係著生活,相互對峙的想法讓我感到躁鬱;在一次的午休時間中,對面的朋友掛著無神的表情,叫我不要去。

  那表情該是用無神作形容無誤,再多我也說不上來。

  所以我跟朋友來到這裡,穿著美麗主播叮囑的厚重皮襖,行李丟在下榻的旅館,坐在租來的小客車裡,進城。

  朋友看著窗外,對無暇也無意看風景的我細細描述,天空的顏色,還有那日光照在針葉之峯的感覺,我的眼前盡是不斷自遠方捲入車底的標線,與彷彿無止境的柏油。

  我身邊的人,好像清一色都是對外界變化敏感至極的性格──感性、纖細、也讓我沒什麼耐性。

  餘光瞥見朋友,正攤開手指,附著在窗戶上,像個好奇的孩子,卻異常寧靜。

  車還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朋友可能真覺得嗆了,才壓按鈕把窗戶放下,機械的噪音伴隨一陣足以將人皮膚凍裂的冷旋風灌入,嗡嗡大作!

  急速中無限奔流,引起車身晃蕩懸空,心跳霎時間停頓了會兒。


  ──全身觸電麻痺似的,從指甲瞬間竄上腦殼。


  「幹你碼的,」我重重敲了方向盤中央的喇叭,餘光也清楚感覺,身旁的人被驚動彈跳了下,沒想到我會突然爆出如此大的聲響,「開屁啊,關上!」


----


怎麼停在髒話!!!!(這不是你斷的嗎XDDDD


創作者介紹

我不在乎

R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